大理天天天蓝

有人说,旅游因游生乐点缀生活,旅行以行为生逃避现实。

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这本书是日本一个女作家写的,将旅行提高到了一个独立人格的意义之上,难免让人有点不堪重负。很久没有再听陈绮贞的那首旅行的意义,而现又免不了想,到底什么是旅行的意义。想走走陌生的小镇,想看看陌生的大海,想去远方的地方。这些都是挺好的想法。旅行中的乐趣见仁见智,何必一定要有一个理由,又何必非要有个答案?

云南之行,最爱的地方是大理。适合慢生活的地方。从火车下来就开始下雨,在去古城的公交车上我们笑着说似乎到每个古镇都总是雨天。在阳光客栈住了一晚果断搬到了大理古城青年旅馆,下面是西藏咖啡,装饰得很有格调的小屋。院子中间有小假山和水池,在二楼的木阁上晾衣服我总担心被吹到楼下的水池里去。住的套间,睡阁楼上,榻榻米式的床垫,担心坐起来就会碰到的屋顶。

我们总在一条古街上来来回回,在人民路上走走停停,博爱路的樱花树没到开的季节,各个城门口挤满了照相的游人,城楼下有背着背篓串着栀子花卖的老人。很多屋子变成了店铺,很多店铺换了主人,而我想大理一中的孩子们还是会准点放学簇拥着上街买吃的。

    在古城迷路是每到一个古城必须经历的过程,然后再对一条路走得熟的实在不能再熟。找不到坐车的地方,找不到住的客栈,找不到出的城门,甚至饿了的时候硬是找不到餐馆。我们一直在寻找当中,夹杂着的还有磨人耐心的等待。找当地人问路,隔着语言差异一半懂一半猜,在去龙龛码头的路口等车是最印象深刻和漫长的等待。马路对面有盛开的向日葵,抬头是很蓝的天。

在喜洲遇到热情的大叔帮我们买喜洲民居喜韵居三道茶表演门票,白族的三道茶先苦后甜再回味。喝第一道茶的时候不能说苦,在白族男人经由茶马古道在外,女人当家不能说苦。第二道茶加了奶酪片,香甜,第三道茶加了椒盐,蜂蜜,花椒,口感有点像姜茶。在茶室接着品了大理的风花雪月。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依次是药茶,滇榆露,雪茶,金桂飘香。一边听白族姑娘介绍,一边好奇的看路过的金花和阿鹏,喝得满室茶香。(他们管女的叫金花,男的叫阿鹏。就像在藏区,女的叫卓玛,男的叫扎西。)最后每人都买了上关花,有玫瑰清香和荔枝果香的茶。

从喜韵居出来发现搭车过来的大叔还在门口候着,没去看鱼鹰表演后又直接去了海舌公园,下午四五点,最安静的时刻。在通往洱海边的路上就我们几个人,见到美景不自禁的出声,一路走走闹闹。在洱海边坐打渔的小船游了洱海,摇摇晃晃,太阳晒在水面上粼波闪闪,对面就是南诏岛和苍山。

在回去的路上和大叔聊天,谈梦想。他说他的梦想是在大理建一座客栈,不过只入住姑娘,男士不待见。笑着问为什么,他说这样比较安全。而我的梦想呢,嗯,太多了。很多都不敢说。

我们在大理缓缓的走过,今天不记得昨天干了什么。记忆总像是停在上一秒,日子过得分不清是那一天。在大理,时光好像从来不会走,每刻每秒都那么相似,而事实上每刻每秒又是那么的不同。

大理也并不总是风花雪月,而生活也不过就是重复着这样的二十四小时。

有些事,要想到了就去做,很简单,也很快乐。

 

   

 

 

 

 

   

 

 



1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