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香

        栀子花开了!

        又是个闻栀子花的时节,走在小区的每条路上都能闻到那淡淡的、让人舒服得不能比喻的清香。几日春雨后,绿叶中多了许多白净的花儿,或浅绿中透点儿白的花骨朵儿,或将展欲展的花苞儿,或已经绽放的花儿,或是变成浅黄色将凋谢的花儿。怎么着都好看,怎么着都让人疼爱,怎么着都让人对它的香味儿留连忘返。

        冒着“众享不如独享”的心态,我摘下了一朵花骨朵儿,回到家泡在清水里,一会儿屋里就有了那种淡淡的香味,一阵一阵儿的,当你以为她不存时,就会有股香味儿飘过来提醒它的存在;当你看着她时,她又像害了羞,不舍得吐芬芳了。那种喜欢真是说不出来的劲儿。

       想起老家小时候,谁家要是种了棵栀子花树,他家的人缘总是会比别人家要好。若是种在屋前面,来往人能看到,上去打个招呼,说花真好看,走时,主人家都会摘几朵栀子花让给带回家给家里女人或是女孩子戴;若是种在后院只闻花香不见花,都会顺路到他家坐坐儿,聊会儿天,然后到后院看看花儿,主人家也会知意地给摘上几朵的。小时候,大多数女人还是扎麻花辫的,麻花尾甩到前面来,戴上个栀子花走到哪儿香到哪儿;若头发短的,就别在胸前扣眼上,就在鼻子底下,闻着更香。花儿蔫了也不会舍得扔,晚上放在床头闻着花香入梦。我家大伯家就种着一棵栀子花树,一到花开时节,大婶就会摘些花儿送给我家,家里哪儿都摆着,头发上戴着。那段时间家里总是香香的,就连爸爸都不发脾气了呢。

        那时候小还没有离开过村子,认为这种花应该就只有我们那儿才有,也觉得它是最金贵的花儿。直到上高中到了县里,有天有人到学校里来卖栀子花,一群女孩子抢着买,才发现喜欢栀子花的人还真是多,也才发现栀子花原来也有多的可以卖的时候,似乎没有我想像的那样了。后来离家越来越远,也一直留短发,也就不怎么想这种花了,反倒是对那小巧的茉莉花更喜欢些了。

        有年春天,陪妈妈逛花卉超市,就是有盆栽和鲜花的,竟然发现了盆栽的栀子花,妈妈也很高兴,买了回去,当年开花了,又重拾对它的记忆。但是栀子花也不太好养,到第二年时只剩枝儿不见花。又去败了一盆,妈妈好生伺候,到第三年竟然还开了几朵花儿哦,但毕竟是少了些。有时候晚上出去散步,看到别的小区栏杆内种着栀子花,心痒痒地想摘, 但由于那条路散步的人比较多,我和我妈都不好意思去摘。结果,第二天,一贯就早起散步的外婆回来时打开捧着双手:呀,栀子花哎。可把我给高兴坏了。

       刚又闻到摆到桌上那朵栀子花的香,对它的爱无以言表。真的喜欢那淡雅沁人心脾的香味,安安静静,清清新新,简简单单。沉浸在享受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