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写文章

    首先,想请大家想想,你最近一次动笔写字是什么时候?当然,我说的写字并不是在QQ空间、微博上更新几行字,而是有起承转合、有情节的、有思想的完整文章。我想有很大一部分的大学生最近一次写下这样的文字应该是在高考语文试卷上吧!由于网络媒体的流行,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虽然在空间、微博等媒体上发布的文字日益增多,却几乎不会动笔写像样的文章。或许很多会说,尤其是学习理工科的学生来说,写文章跟我们有多大关系啊?

阅读全文——共1497字

关于青春

似乎写这个话题有些晚了,因为致青春的电影早就看过,当时听很多人评价不错,于是一气看完了。以为会感动,发觉没有,只是觉得前面校园生活太折腾,后面的社会生活很矫情。没有引起太多的共鸣。

今天不小心看到了致青春的原小说,虽然看过电影,小说的前面的情节也很相似,但还是忍不住往下看。看着,看着,才发现文字是很可以让人有很多想像的,在文字中找到了大学生活的影子,找到了与郑微一样的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性,找到了爱情不再人还在的尴尬,找到了图书馆,找到了学生腐败的地方,甚至找到了熟悉的大学同学影子。想想自己那不够折腾但也折磨的四年青春,不觉感慨:青春啊青春,矫情啊矫情。想流点眼泪以示感慨,却偏偏找不出挤眼泪的实际理由,唉,矫情不了啦。

阅读全文——共678字

全民罗辑思维

     罗胖不会知道,在三年前在新光天地北门的一个会所里他在录制着《中国经营者》,坐在他对面的是易凯资本CEO王冉,而我是边上那个打杂的实习生,那时候第一次认识到这个胖乎乎又彷佛能从肚子里倒出很多“说道”的人。

感谢那年微博的诞生,让一个还在校的学生能有机会关注到这些名人的思维和每天在关注的事情,一路看来就到了前年的12月21日。不记得看第一期《罗辑思维》时的感受了,只记得在看《夹缝中的80后》时刚好接妹妹来北京玩,当时我成天上班,妹妹在家里带着哪也去不了,我更是没时间陪她,不到一周多时间妹妹就无趣的回家了。尔后我在我的衣柜里发现了妹妹写的一篇类似日记的东西,让我一下子体会到了生活的艰难和坚持,妹妹不理解我在这个偌大的城市坚持着什么,而我,却更加清晰了。

阅读全文——共1427字

儿时梦把握未来之路

未来的路,在刚刚上小学时有了最初的轮廓。那时傻乎乎的,就想当员官兵。记得自己把爸的立体雕塑成型的象棋摆到床上,把被铺开当战场,自己控制战局,想让哪方胜,哪方就胜。“战斗”一直持续半个小时甚至到一二个小时。不亦乐乎。之后大了些也不忘这种“战斗”。爸的雕塑象棋棋子被我还弄丢了好几个。多次挨到爸的责备。我毫不在意,继续。“兵力”不够,把军棋,五子棋,跳棋都拿来充当“兵员”,“战场”由床上转移到地板上,沙发上,桌子上,厨房的塑料凳子上,爸妈的卧室中的电脑桌上,床头上……只要是家里有的地方,我的部队全都占据过。更有意思的是表弟,表妹来我家,我也热血沸腾带着他们一起“作战”。有时去姑家住,还带着表弟玩升级版本的战斗。用被子整出一道道褶皱当战场中的战道,把跳棋分散的放在战道里,有的作侦察兵,有的作机枪手,有的作炮兵,把那个缺个角的跳棋作司令,也就是我自己。让表弟也选一个另类的跳棋作为他自己,把我们不喜欢的颜色的跳棋作为敌人来进攻我们的阵地。我与表弟石头剪刀布,我赢就代表我们可以干掉敌军一个兵,如果表弟胜则反之。表弟总赢我,我俩的部队被敌人打的溃不成军。之后,随意的拨倒敌方六七个兵,这样我们的兵力又比敌军多了起来,浴血奋战,最终全歼了敌军。我与表弟并肩作战才告一段落。

阅读全文——共2671字

我们为什么不诚实

人类从古至今作弊的“传统”就没有停止过,如果输作弊行为已然积淀为人类的“社会本性”之一,你会认同吗?为什么有人似乎对此不以为然甚至乐此不疲?如果自己认为知道作弊的坏处危害会降低吗?作弊行为是一时的冲动吗?对不作弊的要求是吹毛求疵,或它是无伤大雅的吗?一个长期作弊的人真的容易改掉它吗?一位美国著名的性理学家艾略特•阿诺森设计的一个非常巧妙的实验可能给我一些启示。

阅读全文——共1611字

《百年孤独》

         再次下笔了,初次读完这部小说的时候,下过笔,写过一篇,实在是太烂了,就自己删掉了。今天读豆瓣的书评,有个同学说,真正触动自己心里的文章,死很难下笔去写书评的。想想,也是,往往涉及到心底的东西,就上升到了更加高级的意识层次,语言太低级,完全无法表达。这样的体验,明明心里想说什么,但是到了嘴里却完全没有自己想要的感觉。责怪自己口拙,还想着要玩命的补充一下各种辞藻啊,名句啊。这些总结出来的精华的句子,确实会更加接近内心的想法,但是,和自己心底那种触动,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吧。

阅读全文——共265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