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写文章

    首先,想请大家想想,你最近一次动笔写字是什么时候?当然,我说的写字并不是在QQ空间、微博上更新几行字,而是有起承转合、有情节的、有思想的完整文章。我想有很大一部分的大学生最近一次写下这样的文字应该是在高考语文试卷上吧!由于网络媒体的流行,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虽然在空间、微博等媒体上发布的文字日益增多,却几乎不会动笔写像样的文章。或许很多会说,尤其是学习理工科的学生来说,写文章跟我们有多大关系啊?

阅读全文——共1497字

害怕独处的人

很多人都害怕独处,这也是很大程度上我们为什么难以静下心来思考如何改变自己。当你与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你的思绪会因为他人的话语而波动,你无法像湖面一样平静,所以,你无法看清内心的倒影。

我们害怕没有人陪伴自己,朋友,爱人,家人,这些人是我们每天生活的重心,让我们为之奔波,却忘了自己的存在。我们害怕一个人独自旅行,我们害怕孤独无助的旅途,我们害怕向陌生人寻求帮助,我们害怕被拒绝。总的来说,我们可能是无法忘记自己过去,想让自己时刻生活在自己想象中的未来,这个自己一直在编制的梦,但是,总有一天,梦会醒来,我们发现自己所害怕的,还是要去面对,即使摘掉眼镜,你还是能够看见不想看到的东西。

阅读全文——共1867字

二姨三事

据妈妈说,二姨小的时候很不懂事,有时候经常吵着要拿刀砍我外公,妈妈是家里女子中的老大,自然对二姨教育比较多,不过现在二姨是相当“懂事”的。

高考填志愿那年,二姨和妈妈商量让我只报北京的学校,好在我从小的想法就是去首都,祖国的心脏,所以我比较幸运的就来了。二姨家对面就是北工大,那时候老打电话和我妈说,以后我来上学了,学校离她家近,一溜烟过马路就到了,什么回家吃饭啊,没事儿和弟弟妹妹玩啊,当时说的不亦乐乎。只是我打心里觉得我又要上了一遍高中了,只是改走读了。

阅读全文——共1330字

小日本与大中国

关于日本,在我记忆里几乎全来自教科书和新闻,一个曾经的法西斯国家,残暴,血腥没有人性,一提起来就想拿把砍刀血洗东京,这种恨好像作为一个中国人生来就有,谁问我为什么,我跟谁急。一提起全用小日本做代称,这三个字成了一种极贬的形容词。我从来都没问过自己,我恨的是谁,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还是这个国家的所有人?没想过,没机会想,似乎也不用想。

   我有个高中老师,曾经说到有人去日本留学的情况,溢于言表的愤怒,说他支持人去日本,但不是留学,而是去颠覆日本。当时是引得满堂喝彩,大家都觉得这是满满的爱国主义情怀。我非常尊敬我的老师,我能理解他的一些关于日本的想法,毕竟他们那个时代对类似这种问题,立场还是明确而坚定的。之前我听到过一个词“狭隘的爱国主义情绪”,这个话题一直没听到过比较正式的讨论,毕竟实在能讨论的场合机会和人都不多,甚至即便话头一起,我等爱国主义人士就马上在人数上处于压倒性的优势,也谈不长久。最近,读了一本杨锐的《挑灯看剑名嘴论天下》,开头几篇又提这个话题,说实话杨锐当主持人我还真的不曾有过印象,这次可算初识,他谈到了这种我们的这种狭隘的爱国主义,这种恨的爱让我们变得狭隘,我们的恨,恨错了对象恨错了时间,我们更应该恨一种发起战争侵略破坏和平的行为,刚开始我对这个话题没有太多的印象,可能还是想是否关乎爱国与否。可是后来他与一个日本人的争论征服了我,一个叫岛津的日本人,对于武力解决争端的论调,对于战争的不屑,对于人命的轻贱,甚至说出如果不服战场上见这样愚蠢的话来,杨瑞这样说,“你是个白痴。你根本不理解中国三十年现代化所奉行的睦邻友好的外交政策的深意。亏你也略懂历史, 中国人的韬光养晦是你的师爷祖训。” 他说:“岛津, 不要点燃中国年轻人血液里的战争热情, 不要把我们的克制当作软弱。今天的中国绝非昔日腐败无能的满清政府。”等等等等。我似乎知道了从他口中说出的“狭隘的爱国主义情绪”。我不知道犹太人是否永远恨着德国人,我不知道小日本这个词会传多久,我们应该记住的是历史,并以史为戒,反对一切破坏和平的行为。

阅读全文——共139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