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恋?是痛?

嫣。
在梦里又悄悄遇见你。
不知道是自己怎么了,你为何又钻进了我的世界。
只是知道在过去的那个时代,我悄悄恋着你。
现在我们并不在河的同岸了,
就连与你一模一样的那抹茉莉,也闻不到它的幽芳……
在我们分别后,曾拾起你,
说好要爱你,唯一爱你,向着蓝天。
我勇敢的向着未来的生活张开翅膀。
可这不是翱翔,就像很多蝴蝶就是在破茧的一刻被痛的死掉了,
卡在那儿,死在羽化的途中,死在展翅飞翔的前一步。
就这样,我的灵魂死了,敢爱你的这个灵魂死了。
钟面上的指针没有停下,我们就要不停的走。
留在原地是一种错误,
我们要不断的告别,告别一些人,一些事……
我离开了那个又让我恨又让我爱的城市。
仔细地审慎地重看自己,听新的歌,走新的路,
一晃神间发现原先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真的就这么忘记了。
剩下的才是最刻骨最心动的部分。
也是告别后,又马不停蹄地追逐无家的潮水。
就在这时,你悄悄爬进了我的梦,好多次。
窗外呼呼走车音把我吵醒,
告诉自己这是梦,是梦罢了……
这真是梦吗?这的确是梦呀!
哦,我非常相信,坚信,冥冥之力,说的梦不是梦。
我相信缘分,坚信世上有一种法则叫做命中注定。、
因此,我写下了这首不是诗的诗,这是我成长的印记。
命运让你在次出现,我仿佛闻到了一朵鲜黄的茉莉盛开的味道……
郭敬明说:“遗忘是我们不可更改的宿命。”
这些简直就像没对准的绘图纸一样,
一切的一切都跟回不去的过去,
一点一点地错开了。
也许错开的东西我们真的遗忘。
真的吗?
在那个又让我恨又让我爱的城市,遗忘吧!
在那里几乎没有能対得准的绘图纸。
在我的日记里写满了丝愁,写满了哀伤,写满了痛楚!
那些本能得到却得不到的东西让我默默垂泪。只能默默。
在那个城市,我用尽了心血,然而总会感觉活的无比坚硬与勉强。
那种说不出的痛,从客车下高速的那一刹那就产生了,
从心里开始凉,一直凉到体外,凉了个彻底。
整个人像结了一层实实的冰。冒着森林的冷气。
我曾不停止在做检讨,希望我对那里产生爱恋,
即使不能与此相恋,是那一汪平平静静的潭中水就好。
可是最终的检讨却变成了这样,和顾芗一样的文字:
“我变得更敏感,乖戾,孤僻,冷漠,刻薄和悲观。注意,我原本就是如此。”
命运让我在此地碰上了一小撮人,是这一小撮人使自己暂时脱离了冰冷。
这就像买彩票中了五百万一样兴奋,让我感觉到空前的欣慰。
我心中选择留下,共同度过这属于我们一小撮人的温暖与快乐。
可又是命运!
命运的长线塌落!我被冰山禁锢。
那里的温暖,拯救不了一个要被冻死的人。
因此,我选择了离开。
白岩松这样说过:“一个人的一生中总会遇到这样的时候——一个人的战争,
这种时候你的内心已经兵荒马乱天翻地覆了,可是在别人看来你只是比平时沉默了一点,
没人会觉得奇怪。这种战争,注定单枪匹马。”
我选择了离开,相信错开的东西应该遗忘。
这让我一点一点地从泰山压顶般的恐慌中逃出升天。
我庆幸自己没有莫名其妙地丢掉小命。
我从一个人的战场上回来了。
回来了!
错开了应该遗忘!剩下的才是最刻骨最心动的部分……
真的对吗?
我相信命运,相信那美丽的错开不应该遗忘。
因为总是命运,总是一些奇妙的巧合才构成了另人怀念的故事。
那没对准的绘图纸,更应该怀念。
相信若有缘,定可见。
是你,
也是可爱的你们。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