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梦把握未来之路

未来的路,在刚刚上小学时有了最初的轮廓。那时傻乎乎的,就想当员官兵。记得自己把爸的立体雕塑成型的象棋摆到床上,把被铺开当战场,自己控制战局,想让哪方胜,哪方就胜。“战斗”一直持续半个小时甚至到一二个小时。不亦乐乎。之后大了些也不忘这种“战斗”。爸的雕塑象棋棋子被我还弄丢了好几个。多次挨到爸的责备。我毫不在意,继续。“兵力”不够,把军棋,五子棋,跳棋都拿来充当“兵员”,“战场”由床上转移到地板上,沙发上,桌子上,厨房的塑料凳子上,爸妈的卧室中的电脑桌上,床头上……只要是家里有的地方,我的部队全都占据过。更有意思的是表弟,表妹来我家,我也热血沸腾带着他们一起“作战”。有时去姑家住,还带着表弟玩升级版本的战斗。用被子整出一道道褶皱当战场中的战道,把跳棋分散的放在战道里,有的作侦察兵,有的作机枪手,有的作炮兵,把那个缺个角的跳棋作司令,也就是我自己。让表弟也选一个另类的跳棋作为他自己,把我们不喜欢的颜色的跳棋作为敌人来进攻我们的阵地。我与表弟石头剪刀布,我赢就代表我们可以干掉敌军一个兵,如果表弟胜则反之。表弟总赢我,我俩的部队被敌人打的溃不成军。之后,随意的拨倒敌方六七个兵,这样我们的兵力又比敌军多了起来,浴血奋战,最终全歼了敌军。我与表弟并肩作战才告一段落。
能清晰的记得上小学的我爱上了汽车。把每天的零花钱都积攒起来,就是为了要买在大商商场里的车模。那一个车模40块钱,每天的零花钱才1块左右。这颗心呀,就是非买不可。小食品啥的也都不买了,硬是攒了一个多月,妈最后好像又帮我凑了五元钱,才买到的红色宝马敞篷越野车。哇塞!真的蹦起来,我更是精心呵护,在车子的左前轮上绑了一条小小的红线,愿它平安。又亲自为它做了前后两个车牌。清晰的记得是“辽A0886”因为我住在辽宁省,想气派些,从大城市来,所以做了一个沈阳的车牌。“0886”很顺,我也很喜欢。之后每一天自己都得推着它从床上,到地板上,到电视机上……和控制我的部队一样,只要是家里有的地方,我的宝马车都跑过。为了让宝马车跑的快,跪在地上磨膝盖都磨破了皮,丝毫不感觉到疼,就看着车轮转的飞快,我就开心呀!家里的地方是束缚不住我的,我家楼上的阳台大,墙的高度也正好能使自己够得着,把车放在墙上,一个来回一个来回就这样飞驰着,自己脚下的步伐也越加越快。那时自己把墙上的“车道”起名叫“高速”。每一天,我也不倦,带着小车来跑“高速”。直到跑了六七十圈,自己浑身都湿透了,才放在一旁,到楼下去歇乏。
也不知何缘由,小学二年级的我突然的喜欢上了西洋乐器——萨克斯。那时的我从来没听过这个词,只是听到它的声音很美,便油然而生爱之情。就与爸嚷嚷买下它。爸哄我,买了一个镀金的降E萨克斯管。第一次得到这么贵重的东西,一见倾心,爱不释手。睡觉也要搂着睡,生怕谁把它拿走。那第一次的相识,磨出了爱的火花,注定要与它有一段闭月羞花的爱情。我乐感好,对音乐更是独有理会,因此我比其他初学者学的快很多,小学五年级业余十级拿到,初中更是策驽砺钝,专心致志,更使自己赢得全国萨克斯金奖之荣誉,拿到专业满级,上了中央电视台。我爱它,它更铸就了我。我们彼此相爱,不离不弃,永生为伴。
这太多儿时梦,梦未来之归宿,梦后利之得失,梦当今之爱伶。以后的路自己要如何涉足,现在已不同儿时,更要深思熟虑。
清华大学水利系学生冯景泽写过一篇文章“只要我活着,或化作亡魂,我都是一只欢乐的牛氓”引起我对自己未来之路的深思。冯景泽对读书与人生四大境界的感悟一是自然境界,二是天地境界,三是道德境界,四是天地境界。大哲学家冯友兰认为生活在自然境界的人是一种层次最低的境界,其行为特征是“顺才”和“顺习”亦即是所谓“率性而行”。功利境界在人生境界中高于自然境界。冯景泽认为“为利”是生活在“功利境界”中的人的行为特征。“为利”即是自私。古人曾经把房子和美女作为读书的两大动力,他们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宋代更有“天子重贤豪,文章教尔曹。万般接下品,唯有读书高。”的说法。冯景泽还认为过分追求这些东西,我们便会渐渐地忘却我们原有的理想和人生目标,我们的追求便变得庸俗功利,那么,我们不免会心浮气躁,总想一口吃成大胖子。我们往往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跟同学闹别扭,由于个人利益而心怀叵测。而在这过程中,我们却渐渐忘了人生最重要的东西——譬如亲情,友情,爱情。因此,如果人们读书时仅仅停留在功利境界上的话,那么整个世界都不免显得浮躁,难以容下真善美,难以容下一丝丝的宁静与淡定。三是道德境界。冯友兰认为“在此种境界中底人,对于人之性已有觉解。他了解人之性是涵蕴有社会底”冯景泽说,不仅仅要像培根先生所说“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博彩,足以长才。其怡情也,最见于独处幽居之时;其傅彩也,最见于高谈阔论之中;其张才也,最见于处世判事之际。”而是要“为黎民百姓”而读书,或即周恩来总理少时所说的“为了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而我们古代儒家思想中便有这样一种思想: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冯景泽认为与道德境界很相近,仍有差距。一副先己后人的嘴脸。四是天地境界。冯友兰先生认为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具有这种境界的人,不仅了解人在社会中的“伦”“职”,而且了解人在宇宙中的低位和作用,这种人的行为已不是停留在“行义”,而是“事天”。这种了解是对宇宙人生的最终觉解。冯景泽最后说读爱尔兰作家伏尔契所写的《牛氓》中最后有这么一句话“只要我活着,化作亡魂,我都是一只快乐的牛氓。”这句话对冯景泽有致命的穿透力。她让他瞬间充满对生命的感恩与热爱,对命运无常的淡定,对困难的藐视,对尴尬的自嘲。所有的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对生命本身的参悟,对喜与悲,苦与乐的坦荡。无论身在何方,无论是笑是哭,都可以安然接受。成功固然欣喜,失败亦未可悲。“牛氓”精神让他在生活中充满了勇气,不惧失败与困难,屡败屡战,愈挫愈勇。
不愧是清华学子,能有如此雄心感悟人生,佩服!这是君子,我只不过是一团烂泥罢了,哪敢与之相比啊。“大之见大而小知见小”而我则更喜欢做自己最感兴趣,最让自己快乐的事,就让自己的儿时梦握住人生的坐标,把握未来之路。最重要的是,活的顺心。
写《潜伏》小说的龙一说道:“一个人做自己最感兴趣的事的时候,他自己是快乐的,心情愉快了就容易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出来,从而做的出色。这样的人生,自己既不会因长期无聊的生活而抑郁,又能让别人感受到你的快乐,对自己对他人都有好处。”
岁月静好,能够安然享受生活乐趣的人,不仅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能力,相信,更能体会到生命的真谛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