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

天气渐渐冷了,渐渐入冬了。对于这个季节的到来,我满是欢喜。在冬季里,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开始慢条斯理,像是在储备春的绽放。
昨晚梦见失去,对于每晚的梦靥心里总觉得有些隐隐的牵扯。因为纷繁复杂的没有征兆的梦靥,人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了或多或少的牵绊。进入冬季,也意味着这一年进入尾声了,我的生命又往前迈了一年的年轮。这样年龄的递进也似乎意味着生命的趋于成熟,骨子里的躁动渐渐趋于宁静。
突然发现在这一路的奔波里,我的世界里只有我和我的影子相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庄园,庄主就是我们自己。庄园里都有一个最秘密、最隐私、最幽深的密室,里面同样有着四季变迁,理想实现或破灭,亲朋好友亲近或疏远甚至离去。密室里的一切情绪都是带着自私的性质,只属于自己。对于自己的青春越来越缄口不言,活得越来越似男子一般坚忍。自己的青春像一副墨染的画,安静又凝重。或许没有谁能够解开自己生命的密码,我也一直在寻找自己生命的突破口,但又似乎对这样的生命模式已成依赖,不愿挪步。
只有在深夜里才感受到自己生命的绽放,才能让灵魂得到真正的释放,感受这样真正的安宁祥和。生活在城市里有时甚至会感受到生命的扭曲。城市里的生活就像是一锅油水,我们就是浮在上层的油,真正的生活就是沉在下层的水,我们对于生活看似熟悉其实陌生又疏离,就像油和水总是不相溶一样。我们也是像上层的油一样浮躁动荡,没有归属。国庆回了趟家,夜晚早早睡下,村子里是压抑的死寂,只听见墙上挂着的钟表走动的滴答声在暗夜里无数倍扩大,响彻整个村庄。早起,村庄也是一派安宁,自然这样的生活也萧然自远,没有任何喧嚣纷扰。一回到城市里,生命像刺猬一样伪装自己,试探着生活,充满无奈和诱惑。
夜深了,城市渐渐睡去,只是窗外喧嚣的车声依旧,四处依然流光溢彩。但我还是欢喜这样的夜,毕竟一切都归于休息状态,一旦夜醒了,城市也醒了,我就陷入了迷茫。素来不爱在人群里扎堆,不愿再去加添一份喧哗。我热衷于走路,走路始终让我感觉在路上。走路或缓或疾全在自我掌控,爱走到那些僻静的地方,随手摘下路边的狗尾巴草或是花朵,就是这样心里便满是欢喜了。
每个人都有两个甚至多个自己,没有人能够分清哪个才是真正的自我,大概只有在深夜里静坐着才能找回真正的自己。一面是白天为了生活在柴米油盐里算计,一面是为了生计在工作里奔波,一面是在父母亲朋面前的任性,一面是在陌生人面前的谦恭拘谨,一面是在自己世界里天马行空、尽情释放。这生活的每一面都是一张面具,不同时期及时更换。我独爱在深夜里独享烟火人生的自己,我独爱在独自走在路上不惊不惧的自己,我深爱在书海里纵横萧然自远的自己。
纵然我的人生路上同行者寥寥无几,但我也迈着步子走得踏实沉稳,脚掌踏在坚实的大地上感到厚实的安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