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姨三事

据妈妈说,二姨小的时候很不懂事,有时候经常吵着要拿刀砍我外公,妈妈是家里女子中的老大,自然对二姨教育比较多,不过现在二姨是相当“懂事”的。

高考填志愿那年,二姨和妈妈商量让我只报北京的学校,好在我从小的想法就是去首都,祖国的心脏,所以我比较幸运的就来了。二姨家对面就是北工大,那时候老打电话和我妈说,以后我来上学了,学校离她家近,一溜烟过马路就到了,什么回家吃饭啊,没事儿和弟弟妹妹玩啊,当时说的不亦乐乎。只是我打心里觉得我又要上了一遍高中了,只是改走读了。

后来临报道前两周,我搞清楚了,我的学校是北化工,而二姨家对面的是北工大,于是乎,二姨开始给我妈打电话,说失策啊失策,说以后我只能周末去了。那时候我们学校还分着校区。前两年在昌平,后两年才来昌平本部。那时候周末要去二姨家,真跟秋菊进城似的,那是大包小包,从昌平早上开始,坐345,到积水潭,一顿地铁转车,在公交,08年前345还5块钱,感觉好贵的,基本上周末两天就搭进去了。但每次到二姨家,那好吃的就接连不断的咯。

二姨是典型的的贤惠型,家里的俩小孩照顾的很好很好。做饭很好吃,我妈以前来北京看她,回去说连我妈那么爱干净的也觉得可怕,回来一说搞得我每次来二姨家都紧张了,看到地上有头发丝就赶紧捡了扔垃圾桶。
大学的食堂你们懂得,刚开始觉得还比较新鲜,后来吃的多了,关键那个顺口溜“清露园 饭菜咸 东区食堂不放盐”,没吃一年就有点腻了,自然想起了妈妈和二姨的饭,于是就打电话和老妈说,想吃什么。电话挂了没几分钟,我要吃的菜就在二姨那边有了菜单,老妈和二姨那关系是杠杠的呀,姨夫公司摆宴,过节什么的,也会总叫我去吃的,那时候对于一个穷学生来说,海吃海喝真不错了,只是不好意思兜着,不然给宿舍老哥几个捎点,不过二姨家的水果还是带的。

上一次二姨体验用nuskin的产品觉得很不错,前儿打电话来说东西都没了,说过年前买的某奥的水儿都是酒精不好,让我这回给捎两瓶,于是昨天和小伙伴去工作室就把一套配齐了,什么精华,眼霜都加了。昨天去二姨家,自然又是吃完饭了,二姨问我吃米线行不行,我说ok。那神情跟小爸爸里面的夏天吃爷爷做的炸酱面馋的样子一样一样的。
温州人吃米线是出了名的,也很会吃,二姨家的米线都是在木樨园温州人那里买的,很家乡的味道,我很喜欢的吃的每次。吃了饭看了会儿电视,我就要走了,这才从包里拿出二姨要的东西,介绍了每个东西,指导了下用的顺序我就要走了。二姨就一个劲了塞我钱,我说米线抵了,二姨不干,说上回就没拿钱,我说拿了你忘了。
来回塞了半天,我不拿,二姨就不高兴了,让我把东西拿回去。我说这些年你给我妈买了那么多衣服,我妈妈叫我给你送点东西怎么了,上次是我妈送的,这次我吃了你家这么多次,这次算我的,前三次都不要钱,后边咱们再开始算成么。二姨还是不干,更是要给我钱,我说一百元,我二姨乐了,拉住我说我给你讲个故事,说了下关于一个孩子给老家的母亲买了个iphone,妈妈问多少钱儿子怕妈妈嫌贵就说100多,后来妈妈卖给路人两千,回来拉着儿子开心坏了。我笑着说,没事儿,送你了,你要能卖高价钱你都留着,给自己买衣服哈哈。

纠结了半天,我知道要真不拿二姨以后也不会问我要了,所以后来收了几张红色毛爷爷快快乐乐回家了。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