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不诚实

人类从古至今作弊的“传统”就没有停止过,如果输作弊行为已然积淀为人类的“社会本性”之一,你会认同吗?为什么有人似乎对此不以为然甚至乐此不疲?如果自己认为知道作弊的坏处危害会降低吗?作弊行为是一时的冲动吗?对不作弊的要求是吹毛求疵,或它是无伤大雅的吗?一个长期作弊的人真的容易改掉它吗?一位美国著名的性理学家艾略特•阿诺森设计的一个非常巧妙的实验可能给我一些启示。

他先是通过实验筛选被试样本,把他们分成高、中和低自尊三种水平的实验组,然后再设计一个实验,让被试有看似完全不会被发现的作弊的机会去赢得游戏。实验结果表明,低自尊水平的人比高自尊水平的人更倾向于做出不道德的行为,特别是当不道德的行为可以带了即时的物质利益的时候。这与事先的假设:如果一种与自我相关的信息临时性地引起了一个人的低自尊水平(但不至于让他感觉到他具有不道德或不诚实的品质),那么他会比那些被引发出高自尊水平的人或没有得到相关信息因而自尊水平中等的人更倾向于做出舞弊行为,就是说,一个人是否受到某种诱惑而做出舞弊行为取决于其自尊水平的高低。

实验多次提到多个巧妙之处保证了自尊水平差异作为唯一的自尊变量,自是不必赘述,我只是浅谈一下结果。有相关研究指出,一个一贯恪守道德教条的人和一个长期以来对自己要求比较放松的人是不大可能在一种临时性情境里发生多大程度的行为方式的改变,就像那句俗语“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实验结果证明了研究者最初的假设是正确的,即不诚实行为与高自尊不协调,而与低自尊协调,道德行为具有一贯性,而不完全是一时一地的情境所决定的。

纵观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中所体现出来长期不得消的舞弊行为,似乎作弊的人不以为然,认为这是小事小非,这是成大事者的不拘小节,将来自己面对大是大非面前完全能扭转乾坤,扶大厦之将倾而完全不会铤而走险。作弊的人从来不认为作弊成为了自己的一种习惯,也从不和别人讨论它是否关乎自己的道德水平,把它当成维护自尊的一种比较合理的方式,把作弊得来的成功的结果当成皆大欢喜的手段。在2006年的一项调查中,有59%的年轻人认为“成功的人必须获胜,即使被人视为作弊也在所不惜”。而近25%的人相信“愿意撒谎、作弊或犯规的人比那些不愿意的人更能够取得成功”。2008年的调查结果则是:尽管不诚实行为的水平相当高,但应试者的自我感觉却很好,93%的人说对其个人道德品质感到满意,77%的人说“就什么是正确的而论,我比大多数人都知道得清楚”,这显然是不可理喻的。你可以想一想,有多少人是因为一次的作弊而犯下不可挽回的结果的,有也很大可能是不诚实的人或不诚实的环境影响的。就“恶”字本身而言,当心字的最后一点写完恶才最终完成和确定。真正的自尊不时用作弊而得来的,是不良的,当你告诉你想用作弊取得的成功而取悦的自己或别人时,你会快乐吗?或你认为别人会快乐吗?霍华德•开普兰等人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惊醒过一些研究,他总结说,即便很难确定低自尊与失范行为存在高相关,但低自尊的确是行为脱轨的一个原因和结果。第一,如果一个人自认为其正在做的危险事情不会产生毁灭性的结果,其自尊就会导致失范行为,也就是说,若果你认为作弊本身是无足轻重的小事,你就会不以为然,甚至坦然处之。第二,低自尊个体很少有自我提高的体验,而且对于失败或被拒绝更加敏感和脆弱,因此为了增强其自我价值感就可能会转向行为不端。第三,人们所处的参照群体的价值观念影响,即如果所从事的失范行为与参照群体的价值观不相矛盾的话,低自尊就会导致偏离行为。低自尊或自我毁损激发了不良的秉性或动机,继而又转向引起下一个不良行为的恶性循环中去。如果为了物质财富或虚假名声等而不惜行为脱轨,以找回失落的自尊,只会在失范行为的泥潭里越陷越深,最终使自己彻底毁灭。

最后温馨与君共勉一句:如果你不努力发现有趣,那么空虚、无趣和无聊,甚至虚无,很快就会填满你的脑子!弥漫你的生活!—— 王森《就想开间小小咖啡馆》



4 条评论

  1. duncan

    文章较为艰涩。我的理解是:勿以恶小而为之!对小事就投机或作弊,面对大事也一样,不会因为后果的严重而变得谨慎或诚实.反省自己,我其实是一个挺投机的人,很多时候都想省事不按照制度严格执行,幸好没有在大事上出过大的差错。但我知道,这样的心态迟到会出问题。如何能克服自己的这种心态呢?还是得从小事做起,对待日常工作都要认认真真,慢慢去改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