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墨成伤

    潼关,一个夜半春凉的地方,在夜晚,总会有一些思绪让人无尽的畅想。夜晚,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出去闲走散步,只因为身心疲惫。望着窗外的星空,我刹时无比的寂凉,或许,当无声的星月,将一份惦念郁积的梦,悄无声息地斜挂在了夜的枝头,那些寒灯孤枕下,难消的心绪,便也就成了一觞幽思沉淀的拉菲。窗外以前是一片茂密的树林,这几天前往的人群拔掉了大部分的树苗,这些与我相伴的枝桠前往了何处?哪里会有一张白色的宣纸会让这些寂寥滴墨成伤。
太多的时候,总习惯了枕一窗消瘦的灯花,去聆听窗外潼关猛烈的野风,人说,只要枕着彼此的心入眠,魂梦便可相守,可是,我知道不是所有的相遇都能守成一段传奇,不是所有的坦诚都能换回等同的默契。昨天公交车上,让我对这些可怜的人们有了新的看法,他们不曾是断翼的天使,只因为丢了翅膀,落到人间,成了魔鬼撒旦的拐杖!
    自己丢弃笔杆已经许久了,今天重拾记忆不为别的,就当是告别自己24载年少吧!忙碌的工作占据了我的大部门时间,可是我喜欢这样的忙碌,如果整天闲无所事,在厂子里混吃混喝,那样的生活还不如死了强。
    自己也曾挣扎,却总也无法逃离,或许,当命定的情节,被自己写入了梦般的春秋,我一生的悲喜,便早已于静夜那些心泉潮涌的瞬间,泊在了我灵魂的上游。今夜,我独自卧在宿舍,春天来了,可是我的躯体还蜷缩在冬天的冷风里,任由那杯子里的柠檬举起而又滑落。
今夜,我重新将誓言紧紧捂在炙热的胸口,于冷风疏帘的静默中,让这帘梦,化作一粒粒晶莹的文字,于今生无尽的日子里,寂静的流淌。风华是一指流砂,苍老了一段年华。下周我将举杯,告别二十四载青春的年华,红尘初妆,山河无疆,看看自己初上大学的面庞,而如今,被砷矿碾碎了梦靥无常,在潼关,那被岁月覆盖的花开,如白驹过隙终成空。自此,遥遥天涯,茫茫沧海,谁才是我我无法逾越的泅渡啊。
打开音乐,听着王菲的《流年》,心里静想:是谁的故事苍白了等待?站在此岸,望着彼岸,看花开花落,听潮退潮涌,挥毫泼墨,画一笔沧桑,那隔世的轮回里,承载了多少痴情人的惆怅?
  也许,一次不经意的欢笑,会灿烂一生的守候;风起,音来;缘生,相守。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傻傻的自己总以为,踮起脚,就会离幸福很近,可是呢?世间的画皮太多,人群之中总有那么几个让人分辨不清楚,所以,安心着一个回眸,一个人,望着窗外,用手采一缕月光,抽滤所有不顺心的回忆,筛下曾经的忧伤,酸浸起梦想,氰化出未来美好的渴望。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