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旅途(2)·府上高楼

这是我年前的一段经历,2013年1月11日,我从上海出发,四人同行,往南京,三日后我孤身一人继续南下,赶在过年前得这段时机,通过一站一路火车的方式南下,花费17天,历经了13个城市,往成都。这一路经历了很多事情,也有很多离奇的见闻,也感受了一番春运的魅力。总之,在火车上,在青旅里,在小饭店里,在景区,我都无限的感悟。随身带的500多页的记事本整整被我记录掉了三分之二,这也让我花了很多时间来整理它们。

我以片段的形式写在这里,和博友们分享。其中很多故事让我唏嘘不已,真真实实的让我理解到我们的国家这么大,却也有这么多问题。我们的生活这么复杂,却有无数人坚强而有勇气的前进着。

南京是一座很现代的城市,几乎和所有的中国大型城市一样,高楼群立。我对南京是有特殊的感情的,这里的一切也很熟悉。小时候花了很多的时间来梳理这座城市的脉络,那时候时常住在南大的鼓楼校区门口,常去南大和东南的校区寻览,因而,学而博智、止于至善的大学印象就很早留在我的脑海里面。特别是东南的国立中央大学的老校区,大有民国遗风的韵味。

最终我选择了去上海读书,一是,南大不要我,我天生与她无缘,二是,我幻想着上海有我的大舞台。一座新的城市往往会抹掉另一座的光辉,如同生命的轮回与延续。于是,在大学的四年时光里,我没有回过南京。

感情是特殊的,晦涩的,触觉是现实的。南京又给了我许多新印象,像是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任何闪烁的眼神都会立马被你揭穿,然后“哈哈”的嘲笑他一样。山水没变,人文没变,却挎着小包徒步上路了。青运会把这座城市折磨的痛苦不堪。地铁在胡乱的建,灰尘漫天。S君很好奇的问,为什么南京的天一直是灰蒙蒙的。我只好微笑的从出租车的前座回探着我的头,给她一个微笑,说,“那叫PM2.5。”

冬天的南京是冷冽的,没有一丝南方的味道。说起来也奇怪,往南往东,就到了江南的地盘,甚至连长江的对岸,都是淮扬遗风的扬州,唯独南京,丝毫没有一点江南的婉约劲头。好像是非要做那只倔强的长着麟角的羚羊,豢养是与她无缘了。所以,“虎踞龙盘”。却也为江所克,“王浚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大凡留都金陵的帝国,全都短命,似乎成了一种历史调戏世人的笑话。也倒是有这番传说。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多次东巡,到南京,觉此地虎踞龙盘,有帝王之都的气象,于是埋金于此地,以断此地龙脉。于是南京最古称谓金陵。

我们走走看看,这座城市除了传说,到底还有什么。

当然首先是夫子庙。原本是孔庙和贡院而已,因为往来人多,竟然沿着秦淮河发源出了一片好生热闹的商业区。不过说来,它在历史的名声往往不大好,称“隔江犹唱后庭花”。江南名妓达官富人都聚集在此,夜幕是恐惧的幕罩,危机四伏的北方,长江北岸,马厮火烧。

南方帝国消灼青春的速度如此之快。青春又有多少能够挥霍呢。我的使者,如何南下,攻占那座城市?大汗微指鞭子问马可波罗。“你可曾知道这座城市的典故?”

“城市就像一块海绵,吸汲着这些不断涌流的记忆的潮水,并且随之膨胀着。”“然而,城市不会泄露自己的过去,只会把它像手纹一样藏起来,它被写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护栏、楼梯的扶手、避雷的天线和旗杆上,每一道都是抓挠、锯锉、刻凿、猛击留下的痕迹。”(《看不见的城市》卡尔维诺)

每一道都是伤痕累累的痛。

南京,被屠过几次城?你看,伤痕累累,每寸土地都是尸骸埋忠,都是“一寸河山一寸血。”

 

-梧桐是这座城市人文的庇护者。百年的梧桐舒展的胫骨,因此,一道树荫的马路就展现出来。南京人对梧桐的感情无比一般,为了青运会,修建地铁的时候,当地政府提出把南京的梧桐移植别处,等地铁修完再移植回来。

市民立马就不愿意,每棵梧桐都围上了绿丝带,世纪的见证人在侵略者手下都没有倒下自己的脊骨,却活泼泼的倒在了自己的子孙手里?

终是,保全了历史的见者人。我在想,在中国,任何一座其他的城市,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区区梧桐,却能挡住城市拂袖而去的脚步?苏州古城的砖瓦,至今只能在我们学校的草地上诉说当年的故事。tj的老教授一把眼泪一口苦心的劝说,却还是挡不住旧城墙的坍塌,失望之余,只能捡回一丝砖瓦,供学生们瞻仰。这是历史的记忆。倒在了自己人的推土机下。

所以我笑南京,你改不了老骨子,却在装现代。你永远和那些花红酒绿的城市不同。皑皑的伤痕在那里,即使再强生命力,也无法掩埋历史的伤痕。国破山河在!

 

-钟山美陵

钟山有三陵。东吴大帝孙权,明太祖朱元璋,开国元帅孙中山。我们沿山而上,一片郁郁葱葱。

有很多登山而上的人,还有骑行者,甚至有带着孩子拾级而上的一家人。出租车司机和我们说,今天周末,大家都出来锻炼身体。

开了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穿梭在山脊的灌木丛里,钟山的灵气完全体现了出来。这里多是高拔的落叶木,挺拔高傲,我们一直仰望路边的丛木。不知觉的就到了山深之处。城市的喧闹也不知觉得被隔离在外。

明孝陵,朱元璋之墓。宏大威武。中国明清帝王之墓,规格皆从此墓开始,前朝后寝。

神兽夹道。却转了个弯。弯往上走,一山岗,名梅花山。此处就是东吴大帝之墓了。传说朱元璋当年思忖,孙权也算一好汉,让他三分,于是明孝陵成了一个明显的L形状。那沟处就是孙权之墓了。

我默默的低头思量,身前生后,何必多在意呢。有云,“如幻亦如梦”。太祖建业治国,如猛虎。东吴好汉,扼守江南,如龟缩。都留美名。为是,为民福者人衡记之。

往上是逸仙先生之墓,革命者之墓就清素了很多。青天蓝瓦。拾级而上。就到中山先生的墓室了。我们四人众各买了一朵菊花。寄哀思。

这是南京的大气。忧国忧民忧思天下。天下为公,浩气长存。

当年的革命者都成了当权派。浩气难存。早为骸骨。生后留美名。中山先生独矣。

-往城中,是总统府。就是当年很有名的那张画的地方。总统府由太平天国天王府改建而成。三院集中于此。很是简朴。

故国纪哀思。此处不语。

-往西,是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正值闭馆。默思。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诸君须知。国可换血,不易更替。

我的博客



4 条评论

明天你好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