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木槿树

   “圆花笑芳年,池草艳春色,犹不如槿花,婵娟玉阶侧!”李白的《咏槿》,唱出了我的心声。

    木槿树,守护我的生命之树,在萧瑟的秋季,开在生命的秋天。木槿树的坚强与勇敢,连同小时候那珍贵的记忆,串起了生命的线,就这样,伴随我,岁岁年年。

    秋天,万物开始凋零时,树叶染成金黄,浅唱回归之歌时,老屋的庭院,“颜如舜华,颜如舜英”的木槿花正在绽放。白色的木槿花,白得无瑕,白得纯粹;紫色的木槿花,宛如紫色的梦境,紫色的童话。空气中淡淡的木槿花香,朴素、淡雅。木槿树下,木椅上,爷爷正背靠着树,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投射下斑驳的树影。偶尔一阵调皮的风,惹来一阵鸟啼,木槿树只是淡淡一笑,未曾落下一片叶,一瓣花。我坐在爷爷的腿上,缠着爷爷讲故事,他与木槿树的故事。当我还小的时候,不懂文革,不懂劳动改造,只觉得爷爷下乡时,遇见不肯向风雨低头的木槿树,像是一场生命中的奇遇。我有些微困,爷爷便打起竹板声声脆耳,树叶嗖嗖的响着伴奏着,风中摇曳。一首属于他们的歌。我依恋这样安静的清晨,一个故事,一首歌,一个树,一片透明的天空。

   记忆中永远无法抹去的,是那个深秋的黄昏。爷爷向来很爱护木槿树,除草,浇水是他每天必做的事。那天天我兴冲冲地跑进庭院,木槿树稀稀落落,已无往日的灿烂与生机。遍地凌乱的木槿花,一层薄薄的凄凉。爷爷正站在木椅上摘木槿花。“爷爷,你为什么要摘木槿花。”爷爷转过身,慢慢从木椅上下来。“你还小,不懂。”“木槿花那么好看你却伤害他。”我哭着跑开了,我撞上了正进入庭院的邻居。邻居接过爷爷手中盛满木槿花的篮子,连声说了声谢谢,治病救人要紧邻居匆匆走了。爷爷走到我面前,蹲下来,摸摸我的头,说:“邻家哥哥病了,木槿花做药引,治病,那是生命的延续,一种更有价值的绽放。”

    时间走得太快,我已跟不上它的脚步,时间把爷爷也带走了,爷爷走的那天不知为何庭院中的木槿花落满一地,仿佛是一场生命与生命的告别。

    前不久,离开老家多年的我来到庭院,那木槿树依旧长得旺盛,我站立许久,望这木槿树许久许久。一个老人牵着一个小男孩经过“爷爷,那棵树好壮呀!”小男孩边说指向木槿树,那老人说:“开满木槿花的树那个更美,下次爷爷带你来看。”夕阳下,拉长了他们远去的背影,总觉得那么温馨。



1 条评论

  1. 晴木

    我也喜欢木槿花,那时候校园里开的如火如荼的木槿花,我感觉它花期很长,木槿的叶子可以洗头发。 我还喜欢紫薇花,盛夏里在炎炎艳阳下花枝招展,那个傲!很多其他花都蔫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