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大学

       至今毕业已有半年多了。这些时间,我离开了生活和学习了四年之久的西安,来到了潼关,好久好久都没有写上一篇文章了,今天呢?写上一篇,来纪念我逝去的大学!

       潼关 ,如今正是一月 ,然而,我并不奢望来一场大雪,让整个大雪守住铺天盖地的忙碌 ,我只关心破碎之后的疲惫,冰凌从屋檐跳下 ,屋后的蛐蛐如今也要冬眠,如果你走在回到宿舍的路上,放眼看不见 ,青色的树木和瑟瑟的稗草,它们常常有很多话要说,是呀,它们也有那么一些难捱的日子, 只因为冬天就要来临。这便是潼关!

       不用走出宿舍,从窗口就能望见:天边的云朵翻卷着,凛冽的寒风迎面吹来,躺在母亲做的棉被上,干干净净,一言不发。这甚至是一种莫名的感动!甚至,在夜里我都能看到,家里空空的房间,猪圈空着,后院一角熟悉的咳嗽声 扶着光秃秃的土墙。这里没有一点家的味道,每天都是新的挑战,这便是潼关!
       潼关是一个寒冷的地方,每天早晨醒来,打开窗户,看不见远处的山,弥漫的全是雾气。很冷很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开始穿上了羽绒服,那件黑色的羽绒服,印象特别深,如今,宿舍的暖气开了,它就静静地躺在了衣柜里。不是羞痒便是生疼。 抬头看见,东天的光亮从远处的树林子里慢慢升起, 当然还有实验室后面的酸雾,料场的烟尘,就连它们也打量着我,试探着我 ,甚至安排那浓重的气味摆布我的去留 ,然而,我却找不见一丝砍伐的痛苦。习惯了,便成为自然,这便是潼关!
       是的,此时的我就像是那烧杯里的水蒸气,慢慢的被风机抽起, 像是沸腾,却找不到温度。我看到它遮盖住我的一夜又一夜,轰轰隆隆的机器声,把多少事物都挡在天边。于是,今夜,我当然也无法入眠。夜色渐渐来临,远处清晰的山变得模糊起来,留给我的无尽的遐想,这便是潼关!
       从来不曾忧郁。片刻的宁静是整个夜晚给予的礼物 。四楼的那个猥琐的男人,穿着艳丽的睡衣,拿着饭盒从小路走过 ,端着早餐,他就是偷我洗衣液的那个男人,我诅咒那个男人;三厂料场的白狗,长长的龅牙,白色的皮肤被砷矿染的黑的发蓝,它静静地躺在饭堂门口,看着它的主人,实验室门口的那两颗爱跳舞的梧桐树,我讨厌那永远都落不完的树叶,每天早晨都寂静无声,就像天亮,不是胆小,而是陌生 。
       在潼关,白天与黑夜的繁殖如此迅速 ,转眼间,窗台上已留下露水的痕迹 。厂区门口的矿车被押向远处,它经过的地方 ,都希望有我的声音,午后,一个人出去散步,上屯村的小河裹着粗糙的水流拐着跑弯。
       我知道又该谁去掀走一眼窝的幸福 ,吵醒昆虫一个季节的睡眠。 如果有耐心,我会等到远走他乡的鸟儿回家, 它们嘴角挂着他乡的草籽,翅膀下,夹着偷来的云彩,我能辨识出它们的乡音一成未变,就连户口落在他乡的细崽都是熟悉的土腔。
       潼关的冬天来的很早很早,幻想来那么一场雪,它从高的地方落下来 。我会在路边,拨开雪,看颤巍的草茎弯弯的背脊。梦想着有这么一天,不用上班。午后,再慵懒的阳光下,一个人,走在远处的山路上,欣赏着上屯那美好的风景,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用钢笔刻写着岁月沉淀下来的勇气,去书写明天的潼关!



3 条评论

  1. 星。墨

    看的出来你和注重用词,语言很美,所见所感,但是主题显的比较模糊。。。嗯,离开大学开始另一种生活,加油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