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的角色决定多元的评价-读《君主论》有感

《君主论》一书被归为政治学一类。 有人说,从聪明的角度来看,一流的人才玩政治,二流的人才玩学术,三四流之人才是从商,我等不入流的人就平平淡淡过日子。玩政治,的确是需要点聪明才智才能够做得好——因为玩政治需要集合多种学科,参透人性才能够游刃有余的。政治并非我们日常看到的那么高深莫测,也非我们日常所闻的卑鄙下作。政治充斥着我们的生活——它不是一个贬义词。 
   
   回归主题。关于《君主论》本书,阅读过后我是力荐的,他让你更加开放地去接受这个多元的世界。 
   文章的主要部分如下: 
   
  一、关于君主国的分类。文章叙述了混合君主国、世袭君主国、靠自己的能力获得的新君主国、靠他人援助或运气而获得的君主国、靠邪恶之道获得君权的君主国、市民的君主国、教会的君主国等不同形态和来源的君主国的建立与维护方式的难易程度与方式的不同点。 
   在这一部分作者认为,作为一个强国征服一个弱国,那么较好的方式是采取殖民而非驻扎新地,并且不能够让其控制下的任何一个力量变强,要懂得平衡所控制下的弱国,而一旦这些弱国中有变强的,则可以利用其他弱国的嫉妒来进行击破以坐收渔利。这是多么聪明的做法,这是在洞察了人性的弱点后直接利用之,省力却事半功倍。 
   对于一个君主国存在的问题,一国之君应当具有敏锐的洞察力,需在问题暴露前直接扼杀于摇篮。这就像给病人看病,发病初期治疗容易但是诊断苦难,而在末期诊断容易但是治疗困难。一国之君犹如这诊断的医生,高明的医生在于能够正确诊断并能采取快速治疗之法。 
   作为一个之君,还要注意控制自己的行为以避免他国变得强大,因为谁是促使他人强大的原因,谁就是自取灭亡。因为他国的强大是由于本国的用尽心机或是使用武力促成的,而对于变强大的那国来说,无乱哪一种都是令之猜疑的。 
   对于一个由君主和一群臣仆组成的国家,具有难以占领但是容易保有的特点,相反,对于一个由君主国和一群诸侯组成的国家,是容易占领但是难以保持的。事物的本质是相似的,历史是在不断重复的,土耳其和法兰西是这样,明朝朱元璋和他诸侯儿子们也是这样。 
   靠运气的君主取得政权容易但是要保持很难,但靠能力取得的政权取得苦难保持却相对容易。读到这,估计你也会减少对于运气的期待吧。而对于采取邪恶之道取得政权的人们,作者建议为了自己的安全和取得政权,偶尔可以使用残暴的手段,并且除非它能够为民谋福利,否则其后决不再使用。这就是原罪,任何企业家如果一个取得新政权的君主,都带有自己的原罪,在之前为了自己的安全和特定目的使用了残暴的手段,才使得这个企业和国家存活或创造,但在之后却不再提倡——要慢慢洗掉自己的原罪。 
   
  二、关于国家与军队的关系讨论。在一个君主国存在的雇佣军、援军和自有军队三种选项下,只有拥有自己的军队才是足够安全和稳定的。雇佣军懒散怯懦,援军剽悍却无法控制。 
   作者认为,一个君主的专业就是战争、进行军队的管理和训练。至于如何训练,作者建议采取行动、进行思考、阅读历史。按术业有专攻的理论,这样的确能够提高君主对于国家的管理效能;不过我个人觉得有些太过于局限,这与作者所处的年代差异有关。 
   
  三、文章提出了几个作为人和作为特定角色(君主)的价值差异。这一部分对我的感触较大,也是我对该书最大的感触——多元的角色决定多元的价值认同和评价。 
   关于慷慨与吝啬。作为君主,对于自己不能够负担的损失,不能慷慨处之。因为你的慷慨意味着对臣民的剥削,会引来他们的憎恨。而作为人,我们经常认为慷慨之于吝啬,应该算是褒义词。 
   关于残酷与仁慈。作为君主,即使不能够赢得爱戴,但也要避免为人所憎,这点与作为人的角色一致。但是作为君主,需要的不仅是仁慈,有时候残酷是一种必需品,残酷有时候比仁慈更能够获得安全,善行有时候如同恶行一样可能招致嫉恨。 
   关于法制与武力。作为君主,需要胡萝卜与大棒的集合。 
   
  四、文章还提出了要稳固国家和政权的前提,这就是内外结合。对外,要拥有自己强大的军队和忠实可靠的盟友,对内要拥有贵族和市民的认同,缺一不可。这一点同样适合与当一个人被赋予职场人的的角色时她应选择的处理方法。君主要如何获得尊重呢?公开立场、珍爱有才能的人,鼓励多元发展、与民同乐。 
   
   多元的角色决定了多元的评价。当评判一个人因为他的角色不同而使得标准不再唯一,我们的思维就需要开始思考了。书籍本身并没有思想的好坏,关键在于读者对于它的理解和运用。《君主论》对你有何影响呢?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