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我称自己为女青年

一、 我的2013年,此时,此地,此身

我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不是足够资格批判年少时的稚嫩与可笑。即便是现在的我,日后也会被自己批判的乱七八糟。这样的诡计是生命本身的价值,而不是需要被逃避和被抛弃的,英勇的面对才是正确的选择。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一双会往回看的眼睛,看看过往的自己,这样才不会让自己旧错重犯,旧坎重摔。

有时候有些事情需要我们自己亲自尝试后才知道适不适合自己。这样的过程本身就是十分艰难的过程,所谓取舍,困难在于人心之无法释义。

我是在做小编的时候认识又又的,那个时候我跟又又还不熟。一直到我们都前后离开那个团队的时候我们在真正认识的。又又是威海的孩子。又又说威海是个漂亮的地方。又又是第一个写情诗给我的人。又又是第一个读诗给我听的孩子。又又说她喜欢写字。又又说她会坚持下去。又又说她开始学画画。又又说她以后会开间咖啡店。又又说她希望有自己的房子。又又说她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我看过又又的文字,细长而绵柔,确是执着女子的文字。很多东西,一定得在心里清晰明白,这样表情也会自若许多,行为也会明朗许多。我相信又又一定会实现实现自己的梦想,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想要的是什么,想要的又是什么。

我问鑫,你最喜欢的作家是?鑫说,木心。有一天我跟鑫说,我在看木心的《西班牙三棵树》。鑫说,木心的诗歌不好理解,要看懂他应该先看木心的散文,再看他的诗歌 。我笑了。其实我只想在纸质上找到木心的那首《从前慢》,但是我找错了地方。鑫是做杂志编辑的,有一次我给鑫看我写的东西。鑫说,有语言能力,有构思故事的能力,但是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需要学习、思考、磨练。我笑了,内心慌乱一片。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我没有又又那么坚定。我跟鑫开玩笑说,以后找了女朋友会不会不跟我讲话了不请我喝咖啡了。鑫说,能够一起聊文学的人和女朋友一样重要。我笑了。鑫说,明年他会辞职,或者写字或者旅游。我相信鑫是有梦的人,一直相信。

大雨姐姐说,她要来广州工作了,明年一毕业就飞过来。我说,你在北京挺好的,为什么要一个人走那么远?她说,有些事情现在不做就一辈子也做不了。我心一紧,似乎时间就是这样悄悄的溜走的。大雨姐姐是学密码学的,明年会在广州的一家国企工作。我一直记得她跟我说的,不要那么渴望毕业,毕了业你一定会想再去读一次大学。我不是那么勇敢的人,也不是那么坚定的人。我想明年,大雨姐姐来广州的时候一定会在这座城市找到她想要的。城市这样的地方,会让一个人埋没下去,也会给他或者她以最瑰丽的舞台。

我一直很喜欢星洲豆瓣主页的个人说明,他是这样说的:
“一个年轻的
易受影响的
对任何一个能使他感到满足的思想体系
都不了解的青年
如果他放弃深入的了解
那么他只能在书刊里
拾取零散的片言只语来确定人生的信条
然而他只能凭借直觉来抉择冲突的信念
而又在为自己善变信念而感到阵痛
他的一生将会是困恼、矛盾、逃避与盲目的聚集 ”
即便是以后我和他的相处中,我觉得他一直是这样的青年。星洲说他相信人有永生,那个时候我笑他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也开始相信了,尤其是看完鑫给我推荐的电影《Mr.nobody》之后。也许有些东西,真的不是你自己认为那样,尤其是你什么东西都不曾深入了解时,你根本就没有发言的资格。星洲是个准码农,他说我们都是一样的,都是整天敲键盘的。殊不知,其实我很久没有敲键盘了。看着他送我的粉色键盘,我有时会想起很多。跟星洲的讲话,无论是关于什么,都会很愉悦。好像很久以前,星洲说我豆瓣mark的书快突破两百了。然后我就开始激动不安了,我耍赖皮说,不行,我得在数字上占据优势。于是,星洲没有再mark了。他说他等我。我笑的花枝招展的,像个傻子。可是我心里比谁都明白,有些东西,不是数字上有优势就真的有优势。在过几天,星洲就要考研了,希望他成功。毕竟他那么清楚自己的想要的是什么。

有些东西是等不了的,比如梦想,比如生活,比如体验。如果我们不去做怎么知道做不了了?

生命是什么?生活又是什么?只是一个过程,重要的是你在这过程中体验到了什么。从2012年到现在,我一直在听故事,听别人的故事,很多很多。关于文字,关于摄影,关于旅行,关于思想,关于生活,然后我觉得我该开始了。

朱光潜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座右铭,之所以有名我想该是柴静诠释的好吧。“此时,此地,此身。”此身,是说凡此身应该做而且能够做的事,决不推诿给别人。此时,是指凡此时应该做而且能够做的事,决不推延到将来。此地,是说凡此地应该做而且能够做的事,决不等待想象中更好的境地。

我的2013年,此时,此地,此身。

二、 那些零碎一地的鸡毛与遥远天际上的星空

其实我一直很深刻的记得2012年的第一天,那时我一通宵看完一本书和一部电影。而后的日子无非如张震云说的一地鸡毛。确实是如此。各种凌乱各种鸡毛,堆砌成了我整整一年的时间。时间是人们生活的三维里的第四维。我一直很喜欢村上,尤其是他的跑步经历更让我钦佩。一个人,如若能一直坚持一件事情,那么这就是一种生命的光彩。

2012年,星洲在我生日那天送了一本Bible给我,他说这是在我们一起去的圣心教堂买的,里面的每天一句话,都值得回味,不管你相不相信里面所说的。我记得我每次码完字都是给星洲看,尽管他不是专业的。星洲每次写完的代码都截个图给我看,然后我看着数字和字母就开始犯晕。

我看得最厚的书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这本书一直是我的骄傲,长篇巨作,我都细细读完。自己的愚昧和完美都需要自己去发现,等人家发现时一切都晚了。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很后悔为什么我之前没有学习写分镜脚本,因为有一次一个制作人找人写分镜脚本,我弱弱地说我没写过。虽然后来我一直说我可以学习,我可以写样板给她看。虽然她留了我的联系方式。但是我的电话一直没有响过。那时我就知道,很多事情一定要做好准备,机会就是这样来的。随时准备出发,这才是生命最美好的面貌。

在《楚门的世界》里,最后楚门经历了暴风雨后摸到那堵墙时。
电视节目制作人说,楚门,说话吧,我听得见。
楚门问,我是谁?
电视节目制作人说,你是主角。
楚门:什么都是假的?
电视节目制作人:你是真的,所以才这么好看。
然后楚门转身要走出这困了他三十多年的地方。
电视节目制作人说:听我说,楚门,外面的世界比我虚构的世界更不真实,同样的谎言、虚伪。但在我的世界,你不必害怕。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楚门:但是你没有在我的脑里装摄像机。
最后,楚门还是离开了那个他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地方。他将获得新生。

我们的生活是不是也一样,是不是也有人告诉我们,我们生活的地方很安全,不要离开。于是我想我们都错失一次一次离开并获得新生的机会。生活就是这样,人也就是这样。我们需要的是勇气来找到真正完美的自己和喜欢的生活。

2012年的后半年,我开始做手账,开始做的漂亮和精致。看着以前写的矫情和做作的文字,和通篇开头的我我我,我也突然意识到,我的世界什么时候被我积压的只剩下那么一点点。这是一种悲哀,我是这么认为的。也许是由于年少无知或者自以为是,但是我不会再允许自己犯这样的错误。

在2012年时,我的粥也许早就熬好了。写了许多文字,与所谓的人民币相比,我想我更喜欢文字带给我的酣畅感。绿茶说我应该把握好情节和语言之间的关系。绿茶是意林的一线编辑。她第一次拒绝我的时候说,语言够了,但是情节弱了。她第二次拒绝我的时候说,还是同样问题。第三次拒绝我的时候说,语言和情节失衡了。第三次我终于知道我的问题在哪里了。一个朋友说,至少你得被拒绝十次,才会成功一次。我小心翼翼地压抑心中的小宇宙,听着很多人跟我说的话,看着很多人的文字,听着很多人唱的歌。

My Litter Airport的专辑《寂寞的星期五》里有一首歌《广州足浴一夜》里说,努力又是什么?如果目标已经出错,这里有没有人清楚,努力越错得多。或者,大学这四年并不长,也许又很长。无论你要花多长时间,请你一定要弄清楚你想要的是什么。我很喜欢My Litter Airport这个组合,也很喜欢《寂寞的星期五》这张专辑。

2012年,《gossip girl》大结局了。好多电影上映了,又有好多电影被我mark住了。很多新书出版了,又有很多被我mark住了。我发现mark的东西越来越多,我越来越不安了。很多事情开始要提上日程去做了。我想一定有很多人和我一样,会mark很多东西,然后想日后慢慢看,可是我们的日后又在何年何月何日了?有些东西,一定要赶紧去做,时间在生活里生命里是加速度的,会越来越快,直到最后,生死一线。

2012年我做了一个课题,研究小说的人物。不好做,但是我选择坚持努力做下去。2013年3月份结题时,我想无论结果如何,也要对的起学校下发的3000元资金。越做越发现,自己像个无知者一样。这样的感觉好可怕。后来我想,无论是谁也许都无法摆脱这样的感觉。人类本来就渺小。这样的课题要看很多书,查很多的资料。在这里我感谢知乎里解答我疑惑的人,感谢我们这个小团队的每一个成员,感谢那些一直鼓励我的人。谢谢你们。

星洲说,在2013年给我用wordpress搭个窝,我们一起捣鼓点东西出来。我说好,我们都写评论类的。其实真正的主题,我们谁也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我们应该出发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开始摆脱了年少青春时的稚嫩与愚昧,是不是可以开始思考而不使上帝发笑,是不是可以追上星洲豆瓣的数字,是不是可以写出好的东西放在我们未来的博客里。是不是真的可以走去很远的地方。是不是真的学会很多我想学会的东西。2012年的12月, 我开始准备做2013年的手帐,仔细写下我要走的每一步。虽然很多东西都是未知的,但是我知道我该转型了。2013年,我称自己为女青年。

Ps:女青年,不矫揉造作,不扭捏作态,不妄自菲薄;女青年,会思考,懂生活,明事理;女青年,识其时,行其运,知其命,守其位;女青年,处于高处不自高,处于低处不自卑。(与诸位共勉)



24 条评论

← Previous Page 2 of 2
  1. […] 我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不是足够资格批判年少时的稚嫩与可笑。即便是现在的我,日后也会被自己批判的乱七八糟。这样的诡计是生命本身的价值,而不是需要被逃避和被抛弃的,英勇的面对才是正确的选择。很多时候,我们需要一双会往回看的眼睛,看看过往的自己,这样才不会让自己旧错重犯,旧坎重摔。有时候有些事情需要我们自己亲自尝试后才知道适不适合自己。这样的过程本身就是十分艰难的过程,所谓取舍,困难在于人心之无法释义。——乔禾 […]

  2. 星。墨

    也喜欢你说的女青年,也看了看你的豆瓣,顺便看了看星洲的豆瓣,果然看到那句你提到的那句话。
    但是像上面说的,这个文章如果放在你个人博客会更好。加油,女青年

  3. […] 我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不是足够资格批判年少时的稚嫩与可笑。即便是现在的我,日后也会被自己批判的乱七八糟。这样的诡计是生命本身的价值,而不是需要被逃避和被抛弃的,英勇的面对才是正确的选择。很多时候,我们需要一双会往回看的眼睛,看看过往的自己,这样才不会让自己旧错重犯,旧坎重摔。有时候有些事情需要我们自己亲自尝试后才知道适不适合自己。这样的过程本身就是十分艰难的过程,所谓取舍,困难在于人心之无法释义。——乔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