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尊重我的需求

    14号出发,25号回来,整整一个星期,走过绩溪、杭州、上海、无锡、常州五个地方,爬完了一段古道,拜访了十几位朋友。出发前以为是一场普通的访友之旅,享受与朋友相聚的时光即可,还为错过西藏之旅感到遗憾;真正走过,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在杭州碰到大学室友锐,一见面,他说去KFC坐坐吧,我很诧异,因为我都到了他们小区门口,我在想“他为什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呢?”但是我没有询问,后来我才意识到——我内心开始产生一堵透明的墙。
    接下来,跟同学们吃饭,表面上大家聊得很开心,讲讲旅行中的小故事,聊聊各个公司内部的八卦,侃侃行业发展、社会新闻。可是我知道我感觉“很孤独”,感觉 有什么堵在心里,我对他们有很多好奇,但是我没法问出口。刹那间我仿佛回到我大学的时候,我跟很多同学交往的时候,都有这种感觉——想问问不出口,堵在心 里。在别人眼里,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害羞、内向吧。
    可是感觉告诉我这不是问题的答案。这天晚上,躺在青旅的床上,我翻来覆去地体味这种感觉,我才知道我的内心有这样的背景音——“你问这样的问题,会冒犯别 人”、“你不配得到答案”、“答案只会让你难堪”。如果用萨提亚的冰山理论来解释的话,就是在“渴望”层面的声音,在与某些人互动的时候,我会认为自己是 不被接纳、不被认可、没有意义、没有价值的——这是低自尊的表现。当你直面这些语句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好笑,但是它在冰山的底层真实存在着,并影响着上面 发生的行为和感受。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一直找不到为什么在我的心理会存在这道伤痕,直到我看到武志红的这篇文章——《懂事,或是很深的绝望》。我才能明白了根由,“懂事”大 概是我从小到大,别人在我身上贴的最多的标签吧,很小的时候,姐姐就会带着我做家事,每次拎着锅碗瓢盆或衣服走过街道的时候,两旁都会传来邻居们的声音, “看他们家小孩多乖啊,学习不用家里操心不说,还这么勤快”,甚至之后形成一种风气,我们镇上的小孩很小就被训练做家事。对于此类的赞美,我一直蛮开心 的,但是我也能隐约地感到有点不对劲,我好像有点太懂事了!
    武志红在文章里面有写这样一句话——“乖孩子,是不能提要求,不能发出声音的孩子。健康孩子,必然有活力,而活力的展现方式就是发出他的高兴与不高兴的声 音,提出他合理或不合理的要求。”,我才知道,从小到大,我没有学会“向别人表达自己的需求”,反而接收到了一种恐惧——“别惹事别出事否则……”。
    幸好我长大了,我可以为自己的一切负责。在和蜗牛、小海爬到蓝天凹的时候,天色渐黑,山风很大,我觉得很冷,就跟他们说“好冷了,要不在山上找个人家住一 晚吧”,蜗牛说“我的目标就是今天走到永来村,我要下去”,小海说“干嘛这样啊,我们一块出来玩,还是不要散开吧”,我和蜗牛坚持己见,让小海选。小海也 坚持己见,三个人在寒风里讨论了半个多小时,没有结论,感觉都快冻死了,最后我就问小海,“你自己怎么想的”,小海说“我还没有在山里面住过,所以我也蛮 想在山里面住着试试。”就这样,我和小孩留下来住了一晚,蜗牛和一对当地的夫妇赶到了永来村。第二天,我和小海再下山去找他,大伙各取所需,一起开开心心 地离开了徽杭古道。
    小海和蜗牛都是我最近在旅行中认识的朋友。透过这鲜明的对比,我才看到自己这半年最大的变化——我能感受自己内在的需求、并把它合理的表达出来。很喜欢《父母效能训练手册》最后一段“人际关系的信条”,可惜太长了,背不下来,简而言之就是——“我尊重你的需求,也尊重我自己的需求。我希望你能尊重到我的需求,也希望你尊重自己的需求。如果有所冲突,让我们一起来寻找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这样你我的需求都能满足——没有人会输,我们都会赢。


17 条评论

  1. 星。墨

    同“看到你的思考,引起了我的思考。”通常都是牺牲自己的需要去满足别人的需求,还称其为“顾大局”,唉、

  2. 微雨燕飞

    想得太多也不好啊,应该说是敏感,“好孩子”的标签也束缚着我,呵呵,寻求改变,表达自己,不再让自己感受压抑!

  3. 晴木

    以前我总是很看重家里人的意见,而压抑自己的需要。现在我觉得也需要有自己的想法,没有独立意见其实是严重依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