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掉的一代”在路上

因为《on the road》,我喜欢上了Jack Kerouac,一个美国作家。在路上,一场没有尽头永远在路上的旅行。如果说《在路上》是一种力量,我想那该是一种追寻信仰的力量。
《on the road》是Jack Kerouac的一部自传式小说。《on the road》可以分为四个部分,分别是主人公萨尔和好朋友迪安等几个年轻男女一起沿途搭乘汽车或者开车,四次横穿美国,最后一次穿越抵达墨西哥的故事。小说每一个部分,都是作者的真实经历。Kerouac说,他消磨在路上的时间有七年,但是用于写那部小说的时间只有三个星期。所以《on the road》该是一部值得我们认真去读的小说。
“跨掉的一代”是Kerouac在时报广场从一个名叫赫伯特•洪克的小混混嘴里听来的,洪克用它来形容一种亢奋而精疲力竭的状态,但是在凯鲁亚克的心中,它是同天主教的真福直观的概念联系起来了,真福直观是指圣徒灵魂在天堂对上帝的认知。或者在很多眼里,“垮掉的一代”就是吸毒,打架,妓女,摇滚,嬉皮士等,但是“垮掉的一代”和“嬉皮士运动”之间不单有十数年时间上的差距,而且在精神需求上也有很本质的的区别。“嬉皮士”运动迫于政治压力演变成了一个“自我放纵”和“自我逃避”的群体性社会文化运动。而“垮掉的一代”,特别是以Jack Kerouac和他的同伴们穿越美国的行为为标志的,本质上是以“自我追寻”的信仰需求为内在驱动的。
整部小说,很多地方都使用了俚语、俗语、不和语法规范的长句,读起来有些吃力。整部小说读来,书中那些美国辽阔大地上的山川、平原、沙漠、城镇……如一幅幅画卷展现在我们面前。全书我最喜欢的是,最后他们抵达墨西哥时,那些小女孩对他们兜售水晶。如果仔细看,会觉得这部分的文字特别的柔软,特别的深入人心。看到这里,我忽的觉得内心柔软的那部分被无限放大,充盈心房的每一个角落。
“随着海拔的升高,空气逐渐变凉,路上行走的印第安姑娘用披巾裹住头和肩膀,她们使劲招呼我们;我们停车看看是怎么回事。她们向我们兜售小块的水晶。她们天真的棕色的大眼睛如此深情地凝视着我们,以致我们中间谁也没有对她们产生性的邪念;”
“仿佛圣玛利亚孩提时的模样。我们从那些眼睛里看到了耶稣温柔宽恕的目光。那些眼睛无所畏惧地直视着我们的眼睛。我们揉揉惴惴不安的蓝眼睛,重新再看。那些眼睛的悲哀而带着催眠作用的光芒依然要穿透我们。她们一开口说话,突然变得狂热而几乎愚蠢。不做声时,她们才保持个性。‘她们只是近年来才学会了兜售水晶,因为公路修通只有十年来——在那以前,整个民族都默默无闻。’”
《on the road》无疑是充满力量的,萨尔和迪安无疑是勇敢的,他们冲破了一切腐化制度和模式化的生活现状的束缚,去追寻内心的精神信仰。这不是表面的慌乱与放纵,这不是外表的精神放逐。那是一种追寻,一种力量,一种信仰。唯一让我遗憾的是,最后,迪安和萨尔都没有好好的道别,就各自离去。唏嘘也好,感叹也好,结尾就是如此的简单而又复杂。



14 条评论

  1. 微雨燕飞

    记得在某个地方看到有人推荐这本书,不过一直没机会关注。
    在略显浮躁喧闹的社会中,去追寻信仰,追寻梦想,需要的不止是勇气与魄力,大多数人望而却步,进而归于沉寂。
    江湖上便只留下一小部分人的传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