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论维度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当我们谈论维度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在数学里,是向量空间;在几何里,是多胞体;或许,只是为了逃脱生活烦恼,而作的智力游戏。
四维的假想离生活很远,从实实在在的饮食中,到诡异的四维世界,这比泰戈尔笔下的“世界最远的距离”还要远。或许,在我等凡人,最感兴趣的就是,如果我到了四维世界,我会瞧到什么,而不是思虑四维世界的本质。
下面,就试着阐释与探索,一个三维的人,到了四维世界会怎样。
或许,存在着四维目盲,目盲就是当人类的视觉看出去时,所看到的景象是分散的,简单些说,人类的眼睛已经被四维空间给分散成了类似于“复眼”的东西,同一只眼在同一时间可以看到好几个方位的事物,这样一来导致人类的视觉神经和大脑只有刹那间的“盲目”感,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以及各种事物了。
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宏大无比。
从肉眼中看出去,好多个不同的方位不停的转变着,略约可以看得出来,自己所处的环境出现了扭曲与翻转,不,说是翻转与扭曲也不对,若是从三维空间看向四维空间,那么确实是翻转与扭曲,但是身处于四维空间内时,所看到的则是截然不同,那是一种自然而然形状上与运动轨迹上的运动。
举个简单的例子,就仿佛是二维世界里的生物,比如一副画上的苹果,当苹果自身运动和旋转时,隐藏在画里的另一个面便会出现在画布上,事实上,那一面一直都存在,之所以平时看不到,只不过因为这个苹果是位于二维空间里罢了,空间本身让其看不到。
而三维世界里的生物,其内部的血管,肌肉,内脏,乃至骨骼什么的,是因为其空间方位处于“内部”这么一个方向内,所以人的肉眼自然是看不到的了,这便是三维空间的限制。
假如有一头牛,和你一齐进入了四维世界,整个牛全身上下几乎会被完全被扭曲翻转了,你可能看到的只是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内脏、肠子随意纠缠。而人类进入到四维中时,这样的扭曲反转也同样出现了,包括了眼睛及接受眼睛的视觉神经等等。
而当其到达四维空间时,一个无法形容的空间轴的出现,这个空间轴并非是前后左右上下等等,而是贯穿这所有的空间线,更还包括了内外之别,就如同一个点的运动导致了直线(一维)的产生,一条直线的运动导致了面(二维)的产生,一个面的运动导致了立体空间(三维)的产生一样,当立体空间的运动发生时,一个贯穿了目前三维正常宇宙所有的空间方向的新的空间轴就产生了,而这个空间轴的产生,就导致了四维空间的出现。
目前的人类,便仿佛是画里的二维生物来到了三维宇宙一样,因为宇宙层次的改变,从而导致了无论是视觉,听觉,触觉等等能力的混淆,这是一种天然视觉上的混淆,而这就是为什么进入到四维空间的人类,会得了一种四维盲症状的原因。
更简单的说法……因为信息量的几何倍数增加,人类的大脑无法处理这庞大得难以想象的信息量,而为了保护自己的思维与意识,所以直接混淆了视觉所收到的所有信息。
假如,一个二维生物,进入到三维世界里,我们可以轻易将它摧毁,因为它的结构在三维世界里是脆弱无比的。同样的,我们进入到四维世界,可能来不及思考和反应,就被撕裂成碎片了,我们的结构对第四维度的力,毫无准备,一旦存在外力,我们就几乎等于判了死刑。
当然,这种假设,更多的是猜想,在三维到四维的转变中(假定真的有这过程),我们增添的一维,会给我们的物质构成带来什么变化都是未知的。
在《三体3》里,刘慈欣笔下描述一个“魔法师”,在君士坦丁堡里,少女走进了钟塔,轻而易举地取下了城外敌将的头颅。世界无魔法,仅有未认识的事物,一个四维世界的碎片便是这少女的魔法。少女进入到四维世界,在三维世界里的障碍对于她来说形同虚设,轻而易举地突然出现在将军的身体内部,将他的心脏扯出来,致他于死地。
在三维世界中的某些秘密,到里四维世界,就赤裸裸地曝光了。比如,在三维世界里,放在保险箱的密码纸,在四维世界里,所有生物都能轻易的一眼看到,这密码纸上写的是什么。假如用于杀人,就如同上文的“魔法师”,在四维世界里的人,能轻易杀死三维世界的人,假如用于医疗,那么,这世上便再无开刀一说,能不破坏表皮,便能对内脏进行治疗。
如果,一个四维生物,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那会看到什么呢?我们只能看到一团色彩大小形状都不断变换的不规则体,我们永远不能在脑海里展现它的全貌。
以上种种猜想有着大胆的假定,换一种说法,就是在虚构,仅仅以展现对思考的热爱。



6 条评论

  1. 晴木

    我对四维世界一点概念都没有,三维是现实存在的,思维却是假象。但看了这篇文章,我觉得思维,或者想象力是无穷的东西,意外和惊喜充斥其中。

  2. 静夜思月

    以前上学的时候就怕做维度题,一碰到几维空间的题,我就迷糊,没有立体感,当然二维的我不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