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xNanjing Inspired by Emotions 感情用事

 

2012不是世界末日,失去梦想的那一天,才是世界末日。——刘润

一个因为想去南极,就去行动的人,《买张船票去南极》。虽然我没有体验过失去梦想的那一天,也没有像他那样,有个很清晰具体可操作梦想,就立刻去做了,但一种赞同感顿时油然而生。

 

只是,那张船票,要9k刀,要坐飞机2天,飞到最南端的阿根廷某个港口,因为签证不能给个人旅游,所以旅行社给他一个人一个团。刘润,是浙大软院系主任,是微软中国战略合作总监,他可以有个去南极的梦想,然后点下鼠标,就订下票,如果心怀梦想去南极的,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位市民,可能一年收入都没有9k刀呐?

 

一个享誉世界的书籍装帧设计师,讲述他天真、悲天悯人地在养着蜗牛、蚂蚁、蜘蛛,纠结着蜘蛛捕捉到天牛,他到底要帮谁。他把一些设计出版书所得款项,捐助给孤儿院,等等…他不喜奢华,号召大家,放慢脚步,会有太多不同发现。我惊叹他奇妙的设计,只是,像他这种都有了助理的设计师可以放慢脚步,还在靠自己双手奋斗的我们,会愿意放下脚步吗?

 

17岁南外创客,狂热机器人爱好者,我对其jaw-dropping的发明太佩服了。可他,一样要完成学业,只是他效率比较高,在学校就把作业做完了,成绩也比较好,估计成绩比较好以后,学校和家长才会很支持他吧,估计,学校、家庭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不会允许他购买各种元器件吧。

 

还有三位嘉宾,都讲述自己一无所有,却很富有的经历,讲述自己丛迷失,到找寻到或者正在找寻自己的旅途,只是我发现,在他们一无所有之前,曾是毕业北大,36Kr创始人,通用亚太区首席技术官,某某大公司高级白领,董事会秘书等,就是TEDxNanjing的策展人,也是放弃百万年薪出来做公益的。我在想,是不是这些人,都是在体验过一些…,现在才会说这些…对我不重要,不是我所要的,从而放弃…,投身寻找自我的旅途,多半是公益、艰辛、清贫、颠簸的新的道路。

 

曾看过刘墉的一个演讲,他说(有改动),人们追求物质无可厚非,你很难要求一个不曾体验过富裕,自己都吃不饱的人去捐款。我很赞同,只有当一个人拥有了…,或者追求…哪怕最终没得到,这时候,他才能坦然地放下。

 

张慧嘉宾用理性的数据,纯粹的爱情,是大脑释放的一种物质,只能持续一年,她相信爱情,但不相信一辈子的爱情,可她相信一辈子的婚姻,爱情之后,是责任、信任。听上去好惊悚的样子,就像她之前说的,当下的爱情,很让人担惊受怕,似乎很少有那种纯粹的爱情(不考虑票子房子车子)。当时心中暗想,这不是很好解释了当下搅基盛行的状况吗,果断去搅基啊….言归正传,哥至今单身,只能用友情来比较,觉得除了高中、大学遇到的一些同学朋友外,以后很难再遇到纯粹的友情了,或许大学、高中,利益关系比较少吧。在我的理解,纯粹的友谊,就是相互在一起,能很无拘无束的那种。比如说,今天去参加TEDxNanjing,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学期难得见面的好朋友也去,应该说,在他面前,更多的是自己更真的一面,我可以随意说不担心有损自己形象(其实想想,很多时候对父母说话都要三思而后行),他可以直接用我杯子喝水(我承认除了我父母,基本其他人要先征询我意见)、同样可以不经我同意就从我盘子里夹菜……好吧,就此止住,张慧最后建议广大男同胞,像我这种没房没车没票子的,理解下女同胞因为需要安全感所以要求物质的心理,然后让自己的奋斗和责任,去弥补暂时物质匮乏造成的安全感缺失。提醒,女同胞,好男人还是有大部分的,要有慧眼,是啊,我觉得某两只那么内外兼修,怎么就没遇到女伯乐啊,…,…

 

总体来说,这次TEDxNanjing大大满足我最初的梦想了,还记得大一那个我,看到浙大的TEDx后的突发奇想,找到组织后的欣喜,每天2-3小时在TED上,那种令人振奋的热爱,在两年后的第二次年会上,看到了自己满意的结果,尽管,自己早已成为观众,在关注着TEDxNanjing,自己的初愿,由几张熟悉的脸和很多张不熟悉的脸完成了。Anyway,大赞下TEDxNanjing,收获很多正能量,但这也只是锦上添花,毕竟,我来的最大目的嘛,嘿嘿,放松下寻找惬意的,明天开始,又一个阶段,可以满血满魔着开始战斗!



8 条评论

    • 其实,我说的正能量,也就是和难得一见的基友待一天所收获的快乐而已,一个多月来准备GRE累,各种被院系行政搞得不爽。第二天早上反思,一个人,还是要少些不痛不痒的抱怨,尤其对身边的朋友,要么就限定时间,痛快诉说一下,努力做个传递正能量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