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的人

    不管是鬼斧神工,还是人造胜景,风景总是固定在某一个空间围绕着四季变换着不同的光彩,而人则是在某一个固定的时间段穿梭在不同的空间里,感受着不同景色带给自己的惊奇。
    
    1、大姐大
    豆瓣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在我决定去新疆后,开始在豆瓣上发帖找人,两天后,收到大姐大的豆邮,后来才知道她当时看错了我发的内容,以为我要去的是西藏。不过她对新疆也很感兴趣,既然没有找到去西藏的人,就决定一块去看看。
    从外号上就看的出来,大姐大是一个很有气场的女生。这一路上,所有与人打交道的事情都交给她做了。而且她也是一个懂得享受旅途风景的女生,所以才有了后来的搭车之旅。而且这家伙还是一个神侃,最后那个搭我们的大妈还送给她一块戈壁玉。
    后来从禾木出来,我们三个都决定搭车出去,可是感觉碰上愿意搭三个人的司机,概率较小,而且我很想去那边的草原逛逛,所以我们就分开了。果然一个女生搭车很方便,她是我们几个中最早到回到布尔津县城的。
    
    2、蜗牛
    大姐大在群里问旅游的事情,意外中碰到了蜗牛。结果他很神速地订了我们那趟去吐鲁番的火车票,还是悲催的无座。
    一路上,蜗牛就是一个可爱的男孩。时而把持住话题的中心,不挪半步,时而忧郁地塞住耳塞听歌,不理会大家。永远不会忘记跟他在美丽峰牧民家洗桑拿,结果差点一氧化碳中毒(想想都觉得无语)。不过还是很感谢他陪我先徒步走那片美丽的草原,再搭车回布尔津,虽然理论上说两个男生比两个女生搭车的难度系数要高,可是事实证明不一定。
    
    3、妙妙
    其实妙妙的名字和妙一点关系也没有,可是蜗牛看见她的坠饰上有一个“妙”字,就以为她叫妙妙,我们以后也就这么将错就错地称呼她了。
    妙妙是我们在火车上认识了,从南京到柳园,同行了两天两夜。有天晚上,大家睡不着,妙妙打水回来,告诉我们看到一个很中性的美女,然后我们就讨论怎么去搭讪。结果过去一看,人家在睡觉,妙妙伤心死了。我过去打水的时候,发现在那个美女旁边站着一个韩国式的花美男,就是跟我们一块在南京上车的那位。在以后的讨论中,我们就把他们合在一起称为“雌雄莫辩”。
    妙妙家在库尔勒,她说如果我去他们那,就请我吃阿不都油馕。希望在不远的将来,我有机会去南疆玩吧。
    
    4、小朱
    小朱是在青旅认识的,江苏人,和大姐大、蜗牛是老乡。由于姓氏独特,在新疆他介绍自己只说名字。
    小朱是典型的“江湖客”,虽然今年才大学毕业,却是一个老江湖,大学期间就开始走南闯北了。他的那些经历——雪夜斗司机之类的,让我觉得好遥远,好像是只有在书本、电视上才会看到的故事。
    
    5、暖暖
    暖暖是我老乡,在美丽峰牧民认识的。她说话很有韩再芬的味道,有一种吴侬软语的感觉。可是她一路上对自己过去的经历都讳莫如深,是一个很神秘的女人。
    在布尔津县城,我们三个要回乌鲁木齐、而暖暖要去库尔勒、南疆、西藏。所以大家要分开了。一直跟她游北疆的扬扬想说点什么,可是暖暖背着那个七八十升的大包,说“不多说了,再说就要哭了,再见”,就开门出去了,好干脆!
    
    6、扬扬
    扬扬是一个四川女生,大学一毕业,就赶紧把实习的工作辞了,一个人在甘肃旅游了好几天,觉得好无聊,就开始和其他人结伴。
    她这一路上,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耐心。每次找旅馆都要找好久,逐一比较价格、环境。特别是坐1044到哈密的那次,火车上人来人往,我们又没有坐票,根本没办法睡着。所以一大早到哈密的时候我们都困的不行,但是她还是花了1个小时找旅馆,太有毅力了。在这里也祝她公务员考试顺利!
    
    7、一对回民母子
    在出禾木回布尔津的路途中,我们有搭到一对回民母子的大卡车。那个妈妈听到我们是大学生之后,一路上,都在问我们上大学的事情。原来她家小孩非常聪敏,英语好,书法也很棒,去北京参加过全国书法比赛,最后还得奖了。她希望他以后能到深圳去上高中,她还特地问我们以前上学的时候会不会想妈妈,她说“只要他在外面过的好,我们也就放心,随他去了,我不想他的”,我当时听了心里好感动哦!提及麦加,她说“那是我们心中的一个梦,等他长大了,结婚了,我们就要去的,现在还没那条件”。
    
    8、一对甘肃夫妻
    在大雁塔景区的座椅上休息的时候,碰到一对来自甘肃的夫妇,大哥是搞水利的,负责勘测资源的,据说福利很好的,他看起来才四十多岁,就退休了,就拿着退休工资,多舒服啊!他还有个弟弟,二十五岁,所以他觉得和我聊天也蛮开心的。那个大姐(老家在贵州)买了一个玉给他保平安,他不愿带,说那是封建迷信。两个人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羡煞旁人哪!
    
    9、一对南京父女
    在七贤庄碰到一个南京的女生,她爸爸退休,想来西部看看,她一听,立马把行政的工作辞了,陪老爸出来玩。他们已经去过西藏、尼泊尔、布尔津、喀什、乌鲁木齐,这次准备在西安玩几天,再坐飞机回南京。因为大家都去布尔津玩过,就聊起了在那个地方的经历,她说他们在旅途上忽悠了一个男生跟他们徒步走马道去禾木,结果那个男生走的脚都破了。悲催的故事就是因为有一个不靠谱的队长!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