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焦虑的继承性和感染性

有人说,二十多岁的人,总在迷茫着,从而在焦虑着。又是一年新生季,去接新生的时候,看见他们满脸的喜悦,和轻微微遮蔽不了的激动,呼吸着新的生命气息。真心希望他们不要有一天丧失今天他们所带来的气息。但是,丧失是必须的。
丧失入学时随身附带的新生味道,是时间线性的结果。其实,迷茫和焦虑都是思考后的产物。每个人都在想,怎么去过大学生活?以后做什么?生活应该怎么过才是美满的?这些问题,总有一天,会慢慢的侵入表面那层光鲜的表情后,直入骨髓,拼命啃噬,拆骨吞筋。然后,你才知道,你该醒了。最后,你迷茫了,你焦虑了。这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
从鲁迅在桌子上刻了个“早”字,再到张爱玲说“成名要趁早”。年轻的人们开始惶惑不安了,急躁焦虑随之而来。六七十年代的人们,暴发户的特别多,特别是邓小平搞改革开放后,下海经商特别多,然后接二连三的都发了。连马原这样的大作家,用他自己的话说,也算是下海了吧。然后,八十年的人们都屁颠屁颠的出生了。其实,第一批焦虑的群体就是80后。他们带着迷茫焦虑毕业,参加工作 ,恋爱结婚。那个时候,拜金主义,第三者,被包养,等许多现实琳琳的东西都摆在了80后面前。他们急躁啊,焦虑啊,整天叫嚷着这个社会怎么怎么啦。家里有钱的就成了海龟,家里有权的就是官二代,剩下的就是今天叫的屌丝。屌丝就是群体焦虑最大的感染者和传播者。不幸的90后,在80后的身后听着他们屌丝的唠叨不满。看着他们一个个成了房奴,孩奴,还是心甘情愿的。于是,90后心都凉了。金融危机,国际性大裁员,90后都是看得心惊胆战。于是,90后也焦虑了。
焦虑就像是病毒一样,传播和感染特别快。暑假时,家里的小弟特别爱打游戏。平时我说他几句,他根本不当回事。然而有一天,他突然说,快小升初了,怎么办啊?那是他还是个即将迈入六年级的小学生,担心的可真早。他是个典型的00后,打游戏,早熟。90后的焦虑又到00后身上了。帖子里和邮件里的迷茫和焦虑滋长得像细菌病毒一样,我们不是一个人在焦虑。我们是一个群体在焦虑。焦虑就好像是接力棒一样,一个一个的接传下来了。
前段时间,我看杂志上的一个讨论区。就是说,少年作家蒋方舟清华毕业后,就担任了《新周刊》的副主编,然后面跟了一大群人的发言。有人说自己干了三年还是小编,有人说,自己要是被清华降60分录取现在也是副主编。反正,什么样的言论都有。一个蒋方舟毕业了,后面跟着一群人焦虑紧张了,特别是做新闻传媒的人。迷茫和焦虑是催化剂,催熟了一代又一代人。然后,像细菌一样在传染在扩散。有最户,一个个群体都被焦虑了。从毕业论文,到实习工作,再到买房买车,内心的焦急像海啸一样狂打过来。
记得我读初中的时候,学校里有个越南的小女生学中文,整天屁颠屁颠地跟在我的英语老师后面。那个时候我是英语课代表,所以我和lily还算熟。了解她的经历后,我就羡慕嫉妒恨了。她说,她三岁就去了莫斯科,然后拿了俄国的国籍,学会了俄语。然后,就去了法国,英国等国家,学了法语,英语等,现在是来中国学习中文的,她说,他妈妈希望她以后当个翻译家。听完她的这番自述,我内心好几天才恢复正常。后来讲她的经历给我们班的同学听,大家都一样的羡慕嫉妒恨。那个时候,我们开始学习物理化学,人家lily已经周游世界一大半了。后来我们班学习英语的氛围特别好,大家都想以后考雅思托福出国去。其实我讲这个,只是想说明,焦虑并不是不好,它可以是积极的。还是那句老掉牙的话,关键自己怎么看,是吧?
群体焦虑的继承性不是连续性的,有时候会有断层。感染性也要依据个体而言。某种程度上说,群体焦虑是种社会心理。这里就不往下说了。总感觉现在的大学生特别的浮躁。浮躁,是迷茫和焦虑没有得到调整后的表现。总之了,希望那些师弟师妹们,可以走出内心焦虑的浮躁,最后找到自己,前进的道路。
题目范围,言之有限。



5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