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没有选择,那么这就是个量化的世界

我们的生活,是无数个圈子,有交集,有合集。穿在中间的是无数个用以比较的数字,我们的年龄,我们的成绩,我们的工作,还有塑造我们自己的一切一切。
数字是用以解释这个世界最好的语言,量化在数学家看来是最理想的方式。在宇宙黑暗中的星球,沙漠中的植物,大大小小的物质,我们可以用数字来量化它们。它们,不是他们。是因为这些都是有区别。区别就是我们人类和这样物质的不同之处,我们是与众不同的。记得高中的老师说,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有主观能动性。
主观能动性是个可怕的东西,它可以让你知道幸福,痛苦抑或欲望。反应在数字里的情绪总是会让我们忘记这些数字背后东西的原本面貌。高一的时候,听说高二的一个女学生跳楼自杀了。因为她的模拟考分数不高,回家她的妈妈多说了几句。她就用跳楼来结束自己的生命。生命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脆弱,竟然承受不了几句无心的话。我想,真正直戳她敏感内心的不是她妈妈的几句话,而是未来她未知里的黑色的几张卷子。不要小瞧这几张卷子,它曾抹杀了多少人的生命,多少人的努力。它有绝对的权威震慑着我们。因为高考是由分数来决定的,分数,绝对的量化让很多无法量化的情绪失控了。
前一段时间,一个朋友换工作了,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她的理由很简单,那边的工资更高。高,成为了多么辉煌的理由。又高就必有低,低就那么的让你不可忍受吗?很多人的选择总是选择数字的绝对理想化。你看,小孩有成绩的好坏,大人有工资的高低。人们一相亲,就彼此直截了当的问道,你的工资多少?有房吗?多少平米?这些数字化的东西成为了人们的首选条件。我想,这个世界还是有数字无法衡量的东西,比如我们的幸福感,比如我们的伤心痛苦。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意识到哪边工作环境更让人愉悦,我不知道现在的人们将幸福定义成什么。幸福是无法用数字衡量的,无法量化的往往是最珍贵的。
小时候,分数比人家的高,我们很开心;长大后,我们挣的比人家多的钱,我们住比人家大的房子,我们开比人家快的车,我们说自己是幸福的。人们总是在比较中得知孰是真痛假怜。一个比字将人们恒久追寻的幸福变得那么遥远。我们的快乐很多时候都是在别人的伤痛之上,在我们的无意识之间,我们忽视别人的伤痛。这像是一种畸形的心态折射出我们的无知与渺小。如果伤痛,最好的良药是豁达。豁达并不神圣,不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只是豁达总是在人们的目光逐渐游离,思绪足够飘渺,尝尽日渐深痛的着急后才突兀的出现在光怪陆离的表情背后。
我一直在想,若干年后,生产力高度发展,物态形式的东西都可以廉价出售时,那么,那个时候最贵的什么?是装在瓶子里悲伤的眼泪?还是手心里上幸福的表情?抑或是一声响亮的口哨?我无法得知,因为我活不过时间。生命有限,美就美在这里。那个时候,还有没有人记得所有情绪的表情,还有没有人记得心的形状。
如果,我们的选择是数字,那么这就注定是一个量化的世界;如果,我们的选择是轻飘飘的,微小小的快乐,抑或悲伤,那么这个世界总会有属于我们自己的精彩。但是,我们以没有选择作为辉煌悲壮的理由,这个世界就是个量化的世界。



10 条评论

  1. 外星小钢盔

    身外的世界是可以被量化的。但不是内在的世界。我喜欢量化外物的思维。因为非常理性。但是量化内在注定是一个失败的行为。内在应该有另一种量化方式。不是数字量化。大概是一种抽象量化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