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丽江

    在丽江的束河茶马古镇有一间客栈,名字叫等你三天。主人是丽江的一名电台主持人,她说:“在人生命中,没有人不曾等过人,没有人不曾被人等过。我希望,来这里的人,能够静静地坐下来喝一杯茶或是一杯酒,在这里等人,或在这里被人等。”

    这是我最想去丽江和束河的理由。因为这个名字而想找到这家店。到丽江的第一个晚上是下雨,在又昏暗又湿滑的青石板路磕到脚,肿着脚踝走到客栈,在电脑上查关于去束河等你三天的路线,发现已经不在了。那座房子,那家小院还在,只是现在已经换了名字。

 

等你三天不再了,让我有些伤感。是三天等不了了,还是那个开店的女子等到了她想等的人?

第二天去束河,没有再去问等你三天客栈在哪里。也许得到的答案是不知道,也许得到的答案是这家客栈曾经有,但是现在已经不在了。在来之前,一直心心念想着的地方,却也是没有等我来便已经换了招牌。就像很多说着会等你的人,到最后都没有再等你。

其实很多等待是以后也许永远也无法实现的,因为也许忙碌中我们会忘了这个承诺,也许忙碌之后我们想到了却再也没有了当时的心情。就像一个女孩子想,等她存够了钱,就给自己买一个好的玉镯子。等她存够了钱,她又想有更多的钱,结果,当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买镯子的时候,才发现镯子已经不能给她开心的感觉了。生活中幸福感的事情很多,但请让它在该发生的时候发生,不要错过后的无奈。

我们在还年轻,还能折腾的年纪,越过千山万水来到这想去的地方。这是最不辜负的好时光。

古城最好的格调在于静,白天看天看云,晚上听风看月。悠然的喝完茶,坐在吊椅或者摇椅上发呆,店门口的狗会懒懒地趴在门边晒太阳,古街上人来人往,只有阳光依旧。住在大研古城偏南门安静的客栈,在旅行之中,比起酒店和宾馆更喜欢栖于当地小小客栈。也许有同道中人一起短途搭伴出行,或是与能遇到的人各种闲聊,读书走路阅人,都是修行之道,能有多少的感悟,都需要不停的历练。时时记得提醒我们,我们所能看到的,听到的,不过是他人想让我们知道的,所以要学会用心去看我们看不到的,去听我们听不到的。

我们在夜里的桃花岛酒吧喝完半打风花雪月钢啤,酒瓶设计很漂亮,计划着带走然后知道会未遂于是放弃。嵌着厚玻璃的木头桌椅,墙上疏疏朗朗地挂着些纳西小摆设,还有很随意的幽默标语。舞台中间的纳西歌手唱歌听不懂的歌,坐在边上第一次来酒吧的我们都有着不动声色的神情,以及走累了一天又酷又憔悴的神情。

我们在一家家的小店里闲逛,买了极简单的簪子,因为坠饰才喜欢的项圈,各种小梳子以及没有耳洞也想要买的耳环。想到了在香格里拉回酒店的路上闻到一个院子有酒香,于是走进去尝到了当地正宗的青稞酒,买了一瓶青稞酒带走,在小院子里厚脸皮的讨论酿酒的小哥很帅,给他拍照说他很帅的时候他会不好意思的笑。在束河路过一间染坊的时候,进去看了各种扎染的布,买了蓝底白花的扎染蓝布。在古镇老街上逛,往往买的东西都不在预期之内。像久违了的一见钟情,如果这家看上了没有买,那么只有狠心的错身而过,从此难再相见。

 

以前听过一句话,你喜欢一个地方,很喜欢一个地方,就永远不要去。

你喜欢一个人,很喜欢一个人,就永远不要告诉他。

我曾经很喜欢丽江,很喜欢。然后我去了丽江。

我曾经很喜欢······。然而我没有··。

我们常常不知道在一路上的旅程中,哪些是不能错过的,哪些是必须放弃的,什么是云淡风轻,什么是刻骨铭心。就像人生中的得到和失去也一样。每个人也都只是穿插在别人生活中的一个片段,无论情长或是情短。纵使风景再美,我们也只是匆匆路过的过客,纵使昨天等待的人已经不在,新的故事还是依然会发生会重来。人生中那些最重要的人,最难忘的事,最伤心的痛,最遗憾的梦,往往都是在事过境迁以后,才被我们所懂得。

最难得莫过于珍惜,然后坦然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