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门

       这时代,轰隆隆的机器声堆砌了一栋栋楼房。小矮房在铁锤声中、呼喊声中,倒下。我们在随机组合下搬进了新家,如今,我就在你的对门。
放假在家是,我总是在这有限的空间里做着重复的事——闲坐。以前,我感觉无聊时,可以到这家玩玩,那家看看。邻居总会热情地招呼:“进来坐坐呀!”到处都飘着一丝丝如茶的浓情。然而现在,这方方块块的空间,将我们分配在不同的时空中。我的门刚关上,你的门才开启,那么凑巧,总碰不上面。闲着无聊时,我走近门踮起脚,耳朵凑近门,楼道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时不时换用眼睛挨近猫眼,只是身影渐渐地变大,身形由实心突变为叹号,这时对门吱的一声开了,那人便进去了。多次透过猫眼看,我才得到一个由猫眼过滤了一切,只剩下身影的邻居——一个衣着整齐的青年男子。
这层楼之间,人与人少了言语,却多了分孤独。
       日子在沉默中成长,一天,我回家,大包小包地拎着,步履蹒跚,只见不远处有一个青年男子,正在开自家楼下的门。我便加快脚步,一摇一摆地前移。那男子转过头看看,似乎看到了我,又似乎在看别处。他便转身进入了。而我拼命赶去,心里默念:“等一下,等一下。”等我匆忙赶到,心中便犯疑“门怎么没有关?”再向前一步只见那男子站在那用手抵着门,看到了我,他微微一笑。这时阳光落在门上,映出了笑容,微风拂过画出笑容,我微笑这,轻轻地经过他的身旁走在前。而他关上门尾随在后。这楼道静得出奇。两人的脚步声踏着,似乎在钢琴键上跳跃,奏的是默契之歌。到家了,我们俩各自回头看看,微笑,关上门。
       第一次相助便是相识。你我相助,在无声之中,更似有声。
       这城市的淡漠,人与人之间忙着工作,无暇顾及他人,便处于机器喧嚣中。我们也就变得孤独。不!我们没有自己独自行走在生活的大道上。快速的步伐并未让我们忘记他人,我们相遇,擦肩,不时相助。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