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不到香格里拉

我们去旅行,眼里藏的也许不是亚历山大帝想征服世界的欲望,而心里难以掩去的却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在大理乘车去香格里拉的路上,坐在最后排的靠窗位置,开着车窗玻璃,很大的风灌进来,吹得眼泪掉在脸色就是一片凉。

这些天里,我们一直在奔赴与远方的路上,而远方到底有什么?

有我们的香格里拉?好像不是。你找不到香格里拉的。

相对与叫那里香格里拉,我更喜欢称它为迪庆或者中甸。在车上坐我们前排的是四个藏族大叔,一路上给我们介绍香格里拉的美丽,还兴致很高的跟着手机的音乐唱起了我们听不懂藏族歌,说我们讲的是叽里呱啦的鸟语,又还学我们讲湖南方言。坐在车上看完长江第一湾和好望巴拉香格里拉大峡谷,感叹自然山水带给人的震撼比任何人工精细雕琢都要来的多。看很多美景都不需要用镜头,而只要用眼睛与心。

其实旅行中的心境在各种装扮的遮掩下反倒失去了意义,人生中的许多路程,都是要用眼去看用心去走的,当镜头捕捉了太多的美景,眼睛便失去了作用,而心也就偏了方向。行者的脚步丈量的该是属于自己的路途。

停在香格里拉那几天,到晚上就是凄风冷雨,心情不佳。于是躲在酒店看电视打电话,插着电热毯睡觉。我们夏装出行的时候,路上行人有的是棉衣羽绒服。

独克宗古城很小,可我们还是在里面迷路。在寻找龟山公园的一路上,遇到当地藏民歌手,给我们带路的热情大爷兴奋地介绍说那是这里很有名的歌手,唱过飞旋的香巴拉,还可以找他签名。转到大佛寺,爬上阶梯就气喘头晕的开始高原反应,那里有很大的一个转经筒。在大佛寺前面的广场换了藏族服饰拍照,那是一套不能公开正面的照片,后来拿着相机看到照片中的我们自己都笑得岔了气。通过这件事后来总结出一个道理,在异地,不要轻易尝试新鲜,因为,结果可能会,很另类。

去依拉草原的一路上可以看到很多花,遗憾不是格桑花的季节。在车上遇到一个人旅行的沙发客女生,装备齐全。在依拉草原接待她的是一个通过豆油联系的志愿者姑娘。草原上风很大,也很冷。有草的地方叫依拉草原,有水的地方叫纳帕海,在这里行走需要相当的小心,因为一不小心,你就踩到了海。在依拉草原卖纪念品的地方有很爱笑的爽朗的老板娘,从柜台底下拿出一个小盒子装着她养的才出生两天的小猫咪给我们看,裹在毛毯里的小猫连眼睛都没睁开,多少日子之后,也许它就是一只草原上长大的猫。

下午在松赞林寺跟着导游爬完长长的阶梯,有高原反应的开始气喘和头晕。顺时针的绕着一个殿一个殿地走,该跪拜的时候跪拜,该绕佛的时候绕佛。寺院一侧的偏殿内,酥油灯在幽暗的殿堂里跳跃,长席上的喇嘛闭目诵经,声音悠长。取下手上的佛珠给高僧拿在手上诵经,又行叩头礼,在一主殿悄悄进去又悄悄出来,抬脚又撞进另一偏殿。室内灯火昏黄,高大的佛祖像生出金光,映衬满墙的壁画美艳,色彩明快,细述佛教经变内容。

这被称为小布达拉宫的松赞林寺在我们还没有下去之前就下起了大雨。那天是观世音菩萨的诞辰,好天气却没有持续一整天。

我们撑着伞绕着央姆拉错湖边走,当地传说有佛缘的人在湖边的倒影可以看到你的前世今生。曾经有一个游客在拉萨布达拉宫朝拜,遇见一位喇嘛,喇嘛说他是他的前世。而我也在想,在这里我能不能遇见我的前世今生。在央姆拉错湖边能不能见到前世真的不确定,但肯定的是,一定可以看到你的今生。也许,只要你诚心祷告,世界上的人会以不同的姿态和你相遇的,你的前世今生也一样。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言,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我们越过千山万水来到这里,遥远的路程没有找到属于我们的香格里拉。累得脚步沉重,各带心事而走不动。想起了穿着紫衫满头白发的胡德夫还在闭着眼睛唱着那首最遥远的路程。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来到以前出发的地方,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来到最最思念的地方。”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