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别错误的想法

 《思维改变生活》笔记二

        最快乐的人不是最富有的人,也不是最漂亮的人,而是那些心态最能变通的人。所谓变通,并不是说意志薄弱,麻木不仁。每个人对自己的生活,总有一些自己的憧憬,我们之所以不快乐,是因为现实跟你憧憬的不一样,或者你觉得不满足。然而快乐的人并不强求事情就跟自己想像的一样,他们愿意接受变通,愿意承受变化。仔细想想,你会发现,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受的痛苦往往源于僵化的不合理的信条(认为事情该怎么样)。
        姑娘们总希望自己漂亮苗条,人人都喜欢自己。哪天脸上有了几颗小痘痘都要拼命挤掉,不敢见人。因为她们觉得自己一定要得到每个人的爱与赞赏,要是自己丑态让别人看到了,那就太可怕了。我应该漂亮,脸上有痘痘太糟糕了;我应该苗条,水桶腰怎么好意思见人呢?我应该有一份好工作;我应该有很多朋友;我应该聪明,机智幽默……
        这些“我们应该怎样怎样”的观念经常会使我们苦恼,因为生活并不总是与之相符。例如,当你遇到某个人,他/她似乎并不喜欢你,而你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喜欢我赞赏我“,这一信条就会造成问题。我们可能不如愿望中那么年轻苗条,我们的工作可能没那么高薪,我们的恋爱可能没那么幸福。我们可能没有理想中那么聪明,幽默,我们还会时不时犯错误。别人有时会责备我们,朋友们也可能让我们伤心。我们的表现有波动。生活中也会出现各种争执。我们认为事情必须怎么样或者必须不怎么样的观念越强烈,我们就越容易感到烦恼。
        让我们不开心的,与其说是这些信条的内容(我们脸上的痘痘),倒不如说是因为这些信条的僵化程度。你若只把信念当作倾向,信念就不会成为问题。如果你只是希望自己不必依赖别人,只是向往成功的事业,良好的人缘,舒适的生活,那么你并不会让自己感到不安—–只要你明白事情并不是非得如此。希望人们喜欢我,希望人们对我一视同仁,希望人们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也是合情合理—-只要我们足够变通,能够接受不如愿的现实。生活总是充满挑战,让我们不得不变通。当事情并不如愿,我们要么强求事情应该是另一番面目,而使自己非常痛苦;要么作出变通,以更灵活的方式看问题。

                                                                                                ”恐怖化“(灾难化的想法)
        埃利斯创造了”恐怖化“(awfulising)这个术语,用来描述我们的一种常见倾向,就是夸大生活事件的消极后果。恐怖化,是指我们把某些讨厌的,不如愿的事情看成糟糕的,可怕的,灾难性的。结果,我们经历这些事情的,就觉得它们真的很恐怖。认为事情应该怎么样的想法,与恐怖化的思维是密不可分的。当事情并不如愿,如果认为后果是灾难性的,我们就会心烦意乱。
 我必须把事情办得完美无缺—-出错的话太可怕了。
 人们必须喜欢我,尊重我—-受到责备真是太恐怖了。
 我们必须找到一伴伴侣—-单身太恐怖了。
 我必须苗条—-肥胖太可怕了。
 当我们学会更灵活地思考,毫无疑问,我们就不再把事情恐怖化。

                                                                                                                   错误的想法
        非黑即白的思维
        这是一种看待事物走极端的趋势,认为事情要么是好的,要么是坏的,忽略了中间状态。那么你会把人或事评为好的或坏的,正面的或负面的,成功的或失败的,并不能认识到大多数情况既不是美妙绝伦的,也不是惨不忍睹的,而是处于一种中间的状态。走极端的看法使得思维模式发生扭曲。

       以偏概全
        以偏概全,就是我们以有限的依据为基础,对自己和别人得出消极的结论。有时候,仅凭一次经历,我们就用”总是“,”从来不“,”每个人“这样的词汇来思考。例如,”每当情况开始好转,就会出乱子“,”每次我试图与他/她沟通,都毫无用处“,”我总是把事情搞砸“,”10年过去了,我却一事无成“,”大家都觉得我是个傻瓜“。

        自找罪受
        自找罪受:我们觉得自己应该为某事负责,然而这件事并不是我们造成的;或者,我们错误地以为别人的言行是针对我们的。当别人对我们作出粗暴的举动时,我们更难做到不往心里去。我们容易感到愤愤不平,容易把别人的言行视为粗暴无礼,并且以牙还牙。而要理解别人则难得多。我们要有勇气,要理解别人,才能认识到别人的反应常常体现了他们自己的烦恼或者个性,才能不往心里去。有了这种认识,我们才能避免自寻烦恼,才能发展良好的人际关系。

        心理滤除
        关于自身,他人和世界的信条可以使我们对自身经历的感知出现偏差。例如我们可能专注于事情的一个方面,忽略了所有其他相关信息。如果情况与我们的危机感恐惧感一致,我们的头脑就很警觉;如果信息与我们的信条不一致,我们就将其过滤掉。那么,假如本来你就很焦虑,你应会倾向于惦记着某些证据,认为世界并不安全,而忽略了与这一观点不一致的信息。假如你对自己的评价很低,那么你就会只关注那些表明你不够资格不受欢迎的一切事件,而忽略那些表明你够资格,有价值的证据。假如你认为世界充满了敌意,人们彼此漠不关心,你就会注意那些证实这一观点的信息,而滤除那些相反的证据。
专注于某一个细节,而忽视其他的客观信息,会造成失衡的,与事实不符的思维方式,使我们很容易烦恼。

        草率得出负面结论
        我们当中有很多人倾向于对各种情况得出负面结论,而不管支持这种结论的依据是多么有限。当事情出了差错,我们可能会设想最糟的后果。我们还会从消极的角度来曲解他人的评价和动机。我们经常草率地得出负面结论,使我们不但感到难受,而且会出现自我失败的行为。

       责备
       在我们的生活中,不时会出乱子:别人可能让我们伤心,不可预见的灾祸也会发生。有的人特别能够承受失望,接受人性的缺点;有的人则倾向于谴责人们的过错。责备别人的问题在于,责备能产生痛苦和憎恨,却不能解决问题。实际上,责备如果妨碍了我们采取行动来改变处境,就会削弱我们处理事情的能力。

        贴标签
       人皆有错。我们都在某些时候犯错误,做傻事。世上总有一些事情我们并不擅长。我们有时候举止失态,有时候信口开河。我们的所作所为可能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我们可能在工作中碌碌无为,我们可能忽视体格衰退的症状,我们还可能作出不明智的财务决定,或者达不到向往的目标。我们看待自己的缺点和错误的方式,决定了这些缺点和错误会不会成为问题。人是一种复杂的混合物,有着自己丰富的性格和行为,并不能仅凭一两个方面,一两件事情就下定论。
        正如有些人喜欢给自己贴标签,还有些人喜欢给别人贴标签:”那家伙很讨厌“,”我老板是个怪物“,”我嫂子是个小泼妇“。给别人贴标签,就像给自己贴标签一样不合理,因为这都仅凭一两个行为或一两个特点就概括了整个的人。贴标签还是一种自我挫败的做法,因为它们对你的愤怒和憎恶火上浇油,浪费你的精力,还使你跟别人难以相处。并不是说我们永远不应该判断别人的行动—-正如我们检查自己的行为一样,认为别人的某种做法自私,不公平或者不道德,或者认为”她做的那件事太愚蠢了“,也是完全合理的。然而,重要的是区分一个人的某些行为并不是这个人的全部。

        总觉得大祸临头
       有些人习惯地关注负面的可能性,例如失败,丧失,痛苦,灾难或者被拒绝。他们跟自己讨论可能降临的灾祸,常常涌现”假如“,”万一“之类的想法,例如:”万一我失业了,没法付那些账单,怎么办?“”假如我在这么人面前出丑怎么办?“”万一我病了,没法继续工作呢?“”假如我不认识任何人,没有人说话怎么办?“”假如钱包掉了怎么办?“

        事实上,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我们担心的事情可能真的发生,但是可能性很小。夸大这种可能性,并专注于自己害怕的情事,会使我们生活在痛苦和焦虑之中。处理我们无法控制的情况(或者我们对这种情况已经做了该做的一切准备),一个好办法就是接受不确定性。这就要我们承认不好的事情可能会发生,但我们不要只想着不好的事情,而是认为我们能够对付(假如事情发生的话)。





4 条评论

  1. 钻石小生

    思维有种强大的力量,我们每天的生活都由思维控制着,不断发觉思维误区,提高替我纠错能力,增强思维能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