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想起来一个故事,讲起来让人觉得森森的冷。

几年前的一次饭局,是老爸的大学同学聚会。能见到的都是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了。酒喝了温和起来,才 有人提到这样一个人。我们叫他权叔吧。

情形是这样的,大家都喝正着酒,突然有人低下头和声音来说,喂,你们知道吧,权叔死了。

满座的人都唏嘘唏嘘的,那人才继续道出话来。你们知道吧,权叔在南京长江大桥跳江死的,死了两三 年了。

权叔是我爸大学的班长,当年啥都不吃香,就当读师范是个铁饭碗。和所有人一样,大学毕业分配工 作。班长必须得有好分配,权叔被留在了城里。当了几年的教师,几乎所有人都成了家立了业,我爸也 从农村调到了镇里。才稀稀疏疏听到权叔的消息。下了海。那时下海还真赶在了潮流的前面。几乎所有 人还在忙工作的时候,权叔放弃了在城里的工作,海里打拼,卖什么,塑胶鞋。

两、三年,光棍汉的权叔建了自己的厂,所有人都跟着眼红。 两、三年,光棍汉在广西拐了老婆。

又两、三年,权叔被银行收了厂。 又两、三年,又丢了老婆。准确的说,是家里人抢回去了。

再两、三年,又开了厂。又拐回了老婆。 再两、三年,又丢了厂,又丢了老婆。 尾随,跳江死了。

我想,中年岁的人了,竟然还有面对死亡的勇气。囫囵吞枣,残度余生。
人活着,真不容易。
故事完了。



4 条评论

  1. 其实人生就是反复的往前走,然后回到起点,再往前走,又回到起点。人生就像一个圈,你无法跳出。你曾经舍弃的,有一天会重拾。你忘记的,有一天会记起。你甩掉的,有一天你会拼命寻找。
    权叔也许厌倦了这种重复的生活,也许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才选择了解脱。

martin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