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修养”

今天和朋友谈到“修养”这个词。一说起“修养”也许首先会想起一个人在社会中的一些起码的“道德修养”和“文化修养”,而我们谈到“道德修养”除了不害人这类广阔的话似乎更多地包括了“不随地吐痰”或者“公众场合不大声喧哗”这类社会行为规范。

可是这两天在纽约街头穿梭的时候,对“修养”这个词的理解有了点想法。

这周是纽约的“亚洲艺术周,”各大美术馆、画廊、艺术拍卖行都有公开的专注于亚洲艺术的展览、讲座。来过纽约很多次,这也是我第一次进纽约的各种画廊。打了一张地图出来,主要都集中在中央公园的东区,隐藏在深深窄窄各种比较古董的建筑里面,经常要拉开一道厚重的铁门,按响门铃,再拉开一道铁门,然后通过各种奇怪的古董电梯上楼才能柳暗花明。

这些画廊的环境没得说,临着安静古典的街,各种透明的古典窗玻璃,明亮居室,花香四溢,非常美好。可是走了那么多家画廊,只有那么一两家有主动打招呼,大多数的都是看一眼,发现是三个学生模样的,就不说话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了。当然,画廊就是卖画的,若来的人明确不是买画的,自然不会太对画廊的胃口。可是既然开放了展览让大家来,不是应该尽地主之谊,起码的招呼是要打的吧?

于是想起在学校的一门课上,教授告诉我们可以自由去各种画廊参观,画廊里的人都会比较热情,即使你不是去买艺术品的,画廊也会将你看成是“潜在”的买家,要培养学生成为将来的买家。可是,我在想,教授啊,你自己首先是一个大美术馆的馆长级人物,哪个画廊对着你不热情不点头?
的确这些画廊的一切都非常美好非常有“修养,”里面的人统统西装革履举止得体,可是却是选择性地有修养。所以修养这种东西只是用在有利益可得的地方吗?

与此不同的是我们在中国城吃的一次晚饭。寥寥数人的大厅,只有几围客人,我们只简单地点了几个小菜和一个煲仔饭。其他没有什么很深的印象,就是有两个服务人员让我觉得很温暖。一个是当我要求关小点冷气时,一个经理模样的中年男人不光点点头,还很友善地笑问一句“我穿了西装所以没感觉到啊”;另外一个就是在上煲仔饭的时候,一个中年服务生很认真仔细地解释了如何吃,要加什么样的调料,非常温和耐心的声音。

这并不是一家多么出色多么有品位的中餐馆,普通的深红色地毯,台上有大大的“喜喜”字,还有奇怪的“游龙戏凤”雕塑。因为客人少,服务生们之间常会爆出一些大笑声。看上去真的一点也不“专业化,”可是这些“不专业”都能因为之前说到的那点点温暖善意的关华而一笔带过。

所以“修养”、“教养”不是单单只是一些琐碎地行为规范,更重要的是对人的普通的善意和关怀,对人的尊重和理解。那些琐碎地如何抓刀拿叉、如何低声说话、如何保持干净整洁、如何提高“品位”,这些都是可以学习的。可是那种善意、真诚、关怀与尊重却是最难得的修养。

 



6 条评论

  1. sofun

    其实…这在国内也常见…一些大品牌的服装店或者餐饮店…服务员看你穿着差一点…没对你扫地出门就好啦…他们觉得你消费不起…没必要浪费这点热情…大家都省事…你就别再来添乱了…

sofun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