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

明月高悬着远处的泾河,雪中孤零零的槐树
倒影在心间,静谧安闲的锈斑
记忆中,每年的这一天,
都不会停电
柔弱的树苗在风中摇晃,
庄稼在白雪中哀怨
我们的生活是神秘的,像河堤上的垂柳在水面上的涟漪,
淡出了堡子人的热情
这是曾经平安生活的平原,村庄,微风,
槐树枝条与泾河旁飞鸟的翅膀,
月光照着凋零的花与睡眠的人啊,在那个孤独的夜晚
珍藏着在一起的时光,
在古老而缓慢的除夕里,
在这个停电的时刻,在这个电视没有信号的夜晚
用最深沉的爱,用最明亮的词语
度过这个岁月,
等到明天,太阳慢慢地,
把阳光送下来,我就能看见一粒粒的金子
跳跃着,散落到人间。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