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龙溪

      租期到了,外婆和妈妈陆续搬出房子,到她们各自的儿子家去了。原本三个人的房子搬走了两个,就只剩下我。房间一下子觉得很空了,没有电视,没有人,只有小乌龟!

      楼上那家似乎也搬走了,再没有大半夜的浇花声滴水声和玻璃球掉在地上的叮咚声和咕噜声;

      楼下已搬进来今年的第三家了,很热闹,有小孩子,有很温馨的家庭聚餐,有很冲的辣椒味;

      四年多吧,熟悉的环境,没想过会离开:树阴下喝茶下棋的人,绿草地,长龙眼的果树,还有前庭后院的大树和小块田,散步的鸭子和狗,鸟鸣声,早起的家常声,很温馨。

      小区三个出口对应的三种生活环境:一个对着是小摊贩的流动卖菜点儿,一个对着本市著名的高级中学,一个对着别墅小区,附近还有难得的开心农场和钓鱼池。白天的闲逛和晚上散步,月明星稀,难得好空气,好心情。真真有点儿舍不得啊。

      每周六,还未起床,稚气的女孩子声:马小英,下来玩;马小英,下来玩……直到对面有小女孩儿应答:等我一下下。我从来没有看到相互应答的两个女孩子长什么样子。

      每周总有几个晚上,一个大喊的男孩声:老爸,快点儿,我要走了。

      大半夜,还是会有晚回家的人,上楼的咚咚声。

      习惯了,却还是要离开。我的小窝,我的龙溪。



2 条评论

    • 晓力

      住的时间长了,有感情了。现在大家偶尔从那路过,都想重回那间房去看一下。虽然它可能已经有新的租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