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没有忧伤!

从今往后,我的名字就叫做沉默,
而你的空间占据的那个地方将称为忧伤。
在彼岸的那个地方我要写进一个名字,
那个曾经与我心灵紧紧相依,
微笑在彼岸花中的你的名字。
现在,我久久地凝望,这只帮你洗过脸的这双手,

这双帮你按过肩膀的手,
这只梦幻着等你好后,

和你去远方旅行、遥望的手哎,
它熟知你的一朵彼岸和另一朵彼岸花,
以及那微湿的、湿润的青贝,

和泪水所打湿的悲伤。

每一天我将去寻找我自己,
去奋斗,不去忧愁,去努力,不去痛楚。

等到彼岸花开的那天,

去寻找我干渴的幽灵。
从今以后,我的名字就叫做沉默,
用那天在家中最后一次抚摸你额头的这只手,
我把它写入我的诗章。

       大四了,时间过得很快,就像消逝的流星,更像错过的太阳和月亮。如今的我站在左岸,遥望右岸的风景,五彩斑斓,喧嚣明快,隐约嗅到百合的香气,随着右岸的春风弥散而来,妖冶却是真实的存在!­

       转身望望我大学四年的世界,左岸的色调,单调稀疏,尽是柔和和浅淡的色彩,有灵动的光,有弥漫整个河岸的栀子花的芬芳,浓烈,但在白色花瓣的衬托下,充溢着暧昧的孕育的味道。远处的那些花,是纯白色的感动;近赏,却容易被那种诱惑的浓郁束缚。栀子花是属于左岸的,纯洁中隐匿着复杂,一如左岸的我们。我曾经傻傻的问宿舍的杨同学,你知道世界上有彼岸花吗?他准确的告诉我说:“彼岸花,花开彼岸,开花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一千年开花,一千年生长,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那是一种伤感,更是一种人生的折磨。”后来我上网查了资料才知道,彼岸花只是一种生长在奈何桥旁边的传说。­

       那条夹在两岸之间的河流,潺潺的流水清澈、浅显,可以清楚地看到河底晶莹的细石。河水水量不大,急促抑或舒缓,总在不经意之间漫过两岸,尔后肆意地流淌在紧实的土地上,没过两岸人的脚踝,摆布两岸人的心情,由快乐转向阴郁,两岸便开始被一种彻骨的冰冷笼罩,挥之不去,招之不来!­

       人世间,总会有许多人站在各自的岸边向对岸注视,渴望的眼神中充满了寂寞与伤痛,期待未来改观或者偎着回忆温暖,无言中固执自己的坚持,都是放不开的凡人;亦有些人,是要从左岸渡到右岸的,并且每时每刻都有不同的一群人或快或慢地走向彼岸,一去不复返!­

       然而每个人趟向右岸的过程是不同的,有人在水中轻点脚步期盼地奔向右岸,笑容满面,灿若桃花;亦有人被清冷的河水刺激感染,全身纠缠上寂寥、凄凉,颤抖地走向对岸,他们回首,只是无法后退。­

       渡河,向来是单程的。这也注定了成年的他们望向左岸也只能是欣羡的心情、单薄的怀念。成人的世界只有单身体验,才会发现在华丽外表下有那么多残缺隐藏其内,等待吞噬人的希望,磨平性格的棱角,直至打造成一个符合社会现实标准的圆滑世故的人,这是不容自身抗拒的势力在作怪,抑或早在左岸时,他就已经潜移默化地怂恿我们由单纯变复杂,由外露到内敛。­

       这应该是很好的一个理由,所以左岸会有那么多人迫不及待地想渡河,全然不顾过程中所要承受的痛苦与磨练,里面的人想离开,外面的人想进入。就像围城中所说,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却想出来。人总是这样不知足,所以周而复始,流年中,有人走向衰老,有人迎来韶华,有人消失,有人替代,世界依旧往前发展。­

       左岸、右岸,和谐地转换角色来配合对岸活动的进行,无论是懵懂的少女月下惆怅还是酒吧里一群人忘情欢笑,隐匿在内心深处的都只是时光与长大带给人的无措与孤单。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究其原因,只因为流年。­

       可是,无论我们是否情愿,我们依然看着时光在手指的缝隙中穿过,抓也抓不住,也依然要被赶向右岸那个看来轰轰烈烈实则枯燥无奇的世界,继续生活。­

       从不曾因为个人的抗拒而阻止什么进行。我们这样看周围的事物微妙地变化着,有一天想不起它曾经的样子,看我们自己从容自如地游刃在环境中,再忆不起过去的稚嫩和跌跌撞撞。­

       也许,长大有很多好处,流年让我们收获更多。­

       反正,左岸担不起永恒,右岸少不了凝重,我们躲不掉更逃不掉流年。从左岸到右岸,继续长大,看花谢花开,听潮起潮落,在流年的缝隙,细数我们的幸福与落寞。

       现在的我还清楚的记得初中时写过的一篇小诗:错过了,别哭泣。错过的太阳是昨天的,明天的太阳会更加灿烂辉煌;错过的月亮是昨晚的,今晚的月亮也许会更加皎洁明亮;错过的流星是过去的,或许片刻之后会有更美的流星等待着你去欣赏。也许时间会留给我们暗暗的忧伤,可是呢?我们的生活还得继续拥有方向,人生更不能缺失梦想,请记住:当彼岸的鲜花绽放时,我们就要像浴火后的凤凰一样,重新展开双臂,去追逐自己遗失的梦想,去展翅飞翔!

 

 

 

 



16 条评论

  1. 人生驿站

    不错的散文,我很喜欢这种风格,同时我很欢迎这种文体在惜墨中出现多一点,这样惜墨才会不单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