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文学

偶尔文学

 

        这两年读文学作品不多,无论散文、小说、诗歌。最多的念想还是觉得文学艺术的思维在你来我往的世界里局限性太大,于理工科思维的阅读者来说,更是需要在批判性思维与感性艺术欣赏之间来回切换,这其中不免让你抓狂,因为哪怕是被放置在“经典名著”一列的文学作品里,以理工科思维来阅读还是时不时地要批判上几句,继而,觉得作者实在是在蛊惑读者,尽管作者在前言后跋中一而再再而三地表述其“正确”的人生价值观及世界观,但理工科思维还是一语道破地指出:你就是在做作!

         两年前,我的注意力被古文吸引了过去,我觉得古文十分简洁,且蕴含的哲理丰富、深奥。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贺知章《回乡偶书》)寥寥数语,已然将大半生的轮廓描述清楚。“居官不过偶然之事,居家乃是长久之计。我家气运太盛,不可不格外小心,以为持盈保泰之道。”(曾国藩《曾国藩家书》)字字经典,句句透出作者丰富的人生阅历及警醒的精神状态。读这类文字,我觉得是一种精神上的修持。

          而两年后,再面对文学之时,我却心生反感。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于文学之美,崔护老兄讲述的是一个“妖姿媚态,绰有余妍”的故事。城南郊外,花木葱翠的庭院,桃花盛开,门扉虚掩,姣好女子,匆匆别离,度日如年,时时思念,时日过去,再访故地,却已是人去楼空,只留桃花依旧,庭院葱葱。我疑惑,此类文学艺术之美,是建立在“伤感、惋惜、遗憾”等情感元素之上的,而此类情感元素的生成,却是主人公的错误言行所致,将错误的结果加工成文学艺术,得到的是“美好且千古流传”的艺术品。这种“美好”,是我们心灵得到共鸣,还是自觉美好之人缺乏对现实把控该有的自信?

          若如此,此类“美”是什么价值的美?仅限于字句之间的美,还是能上升到人生艺术的美?

我一直怀疑文艺人的内心是否足够强大。

          限于我的学识及阅历,我见到的文艺人多数是缺乏强大内心的。尤其书生,更是如此。

          无数的大专本科研究生处于无限的迷茫之中,他们担心自己的现在,自己的将来,一言一行,表述的不是踏实求真,而是关注“一劳永逸”、“浮躁虚伪”。我认为这是内心不够强大的表现。

          而诸多的自卑元素,我认为是与我们提倡的价值观念息息相关的。

段旭
2012年3月1日18:32:08星期四于云南腾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