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悟红楼

禅悟红楼

文:石霖

《石头记》大致谈情,宏观来看却也是禅悟的过程。开篇便有个空空道人,因了与石头的一面之缘而由色生情,自色悟空,继而易名为情僧。这道人亦不知修了多少年方有这等机缘,在宝玉的历劫中得以了悟。

这之前已有无数人被度脱,最早当数甄士隐。元宵佳节后,好好的一个家就那样灰飞烟灭,幸而老先生与人为善,又与通灵石有缘,《好了歌》终了一切苦厄,但见他抢过褡裢,随了疯跛道人而去,从此免受沉伦之苦。

后来还有个柳湘莲,那么豪爽果断的一个人,竟也将万根烦恼丝一挥而尽。当然他也有造化的,除了道人的点拨,还有尤三姐亡魂暗中相助:“来自情天,去由情地。前生误被情惑,今既耻情而觉,与君两无干涉。”这话如何不让至情至性的他顿悟?

独有宝玉的悟是缓慢而悠长的。早在神游幻境时,警幻仙子已明里暗里警劝,不仅让他将《金陵十二钗》正副本翻了个遍,还将预示后事的《红楼梦》仙曲奏于他听,哪知他却感觉甚无趣味,警幻只好叹道:“痴儿竟尚未悟!”

太虚的仙乐未让宝玉有丁点儿的感悟,人间的曲文却让他领略了禅的好处。宝钗在她的生日酒戏上念了一支《寄生草》的词:“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斋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宝玉听了连连称好,刚巧散席时他的一片好心却同时惹恼了黛玉和湘云,落得两处埋怨,于是提笔道:“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后来黛玉笑他悟的肤浅,又添了“无立足境,是方干净”等语来激他,他方回转心意。

这次悟禅固然不彻底,却在宝玉心里留下很深印象,所以“金玉良缘”成为事实之前他又跟黛玉提起此事,黛玉就借势布下重重疑阵考他,他的答言极妙:“任凭溺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后来两人又借助禅语聊天,却分明是彼此表露心迹,比多少海誓山盟尤为感人。一句“有如三宝”足以让他们的情谊定了三生,惜乎黛玉“生不同人,死不同鬼”,这份未了情缘除了在空门寻得解脱,还能归于何处?

当宝玉说出“禅心已作沾泥絮, 莫向春风舞鹧鸪”之句时,他已是明白了禅意的,从此任凭世事变幻,他的心有所定,情亦有所依。因此,待到颦儿魂归离恨天,而他又寻觅无处时,自然禅悟出一切皆为空,弃了半世荣华和诺大家族,回归到自己的本位。

宝玉的禅悟是红楼的奇事,也是佛门的奇迹。大荒山自怨自叹的顽石动了凡心,幸得两位神仙携带入了凡尘,而且生为豪门贵子,它如何肯放着人间荣华不享受而重回荒寂?所以初到太虚时,他对禅机表现的异常冷漠,佯装酒醉而求卧。而经过这场悲欢离合,以及瞬间的物换人非,它最终明白了红尘的万境归空,甘心回到青埂峰下面对亘古的空旷。

除了看破的、痴迷的,还有一人也算奇,那便是贾雨村,将姹紫嫣红看了个遍,待到荒草丛生时就落脚在草庵中沉睡,从此再不过问红尘恩怨。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